“將軍啊,且慢去,待我去去就回——”這種用京腔來念皮影戲的詞的也只有邵臣了,但是,就是因為這樣與眾不同的風格,當歸皮影社才能在他的帶領下一直走到了全國面前,在帝都表演給來自各國的人們看。邵臣甚至被學校領導點名表揚,說是給學校掙了一口氣!

  同樣是人,為什么邵臣就能如此的……可以說是優秀,聲音好聽,家境不算差,學習又還行。許諾托著臉看著邵臣,有點不明白為什么,不過,大概是為了驗證人無完人這句話,邵臣長得并不高,也并沒有很好看,許諾心里才有了點安慰。

  “那個……許諾你發什么呆???”邵臣湊了過來,問道。

  許諾白他了一眼,“不是說上次那個皮影人物壞了嗎?你又不記得給我,我只能自己過來了。你在練習,我又不好意思打擾你,我能怎么辦?”

  邵臣尷尬地咳了咳:“咳,那個……我以為他們給你了來著,所以我就想,嗯……你等等,我去給你拿?!?br />
  許諾一臉的嫌棄,到底是怎么跟這個二貨交上朋友的,一定是當初近視眼加深的緣故,嗯,對。

  “給。這個還能修嗎?”

  許諾拿著皮影細細打量了一番,忍不住吐槽:“你們社的人手是剪刀做的嗎?怎么又是把皮影給弄斷了,你們這樣子,我師傅都不想給你們做了……”

  邵臣摸了摸頭有點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以前都沒有過,最近皮影總是壞?!?br />
  “不會是有人搞破壞吧?”

  “應該沒那么缺德的人吧?”

  “誰知道,快走吧,天都要黑了?!?br />
  “嗯?!?br />
  在昏黃的路燈下,兩輛自行車并排向前,車上的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在十字路口又分別。

  回到家,許諾拿出做皮影的材料,照著原來的樣子描繪了一遍,拿起刀便開始刻。皮影不像紙,沒有那么軟,刻起來也沒那么容易。許諾一刀一刀地刻著,在燈光下,一個人物的形象慢慢地成型。許諾搓了搓手腕,“哎,這真不是人能做的,老師是怎么堅持一把年紀了,還在做這個?!?br />
  “嘀嘀嘀——”許諾拿起手機一看,是邵臣。

  “語文作文寫什么來著?”

  許諾有點無語,打了幾個字就發了過去“你自己是語文課代表好吧,你怎么好意思問我的?《恒》”

  “唔,我又不想當課代表。誰叫老師分班后認識的人不多,而優秀的只有我呢?”

  許諾看了一眼,繼續做皮影人物。大概三分鐘后,許諾將邵臣的備注改成了“魔人”然后截圖發了過去,對著手機悄悄豎了個中指就再也沒看過手機一眼。

  第二天是周六,許諾也不急著上學,索性就賴床了。還沒舒坦多久,邵臣就發來消息:“早~”許諾有些嫌棄,一個男生,用女生頭像就算了,還要帶波浪線,真可怕。兩個人就這么又聊了起來,與其說是聊天倒不如說是互相嫌棄。

  “哎,那個皮影就差上色了。你自己上還是我來?”

  “你都這么問了,當然是你來啊~”

  “【嫌棄】你怎么就這么懶呢?”

  “我是什么樣子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邵臣你真的是要點臉好嗎?你的臉呢?”

  “臉?早丟了!”

  許諾沉默了片刻:“沉默是今晚的康橋?!?br />
  邵臣看著和許諾的聊天,笑了一下。

  有這么一個傻閨蜜,能怎么辦呢?當然是寵著了。

  “喲,笑成這個樣子,又在和許諾聊天?”邵臣的邊上,一顆腦袋突然湊了過來?!叭?!于臻我告訴你,你要下次在這樣,英語默寫我就再也不給你放水了?!?br />
  于臻賤兮兮地笑了一下:“我可是幫你忙的,誰讓你自己這么慫?!?br />
  邵臣感到額角一跳:“滾開!”

  “呵,男人?!庇谡楸梢暤乜粗鄢??!澳憔偷戎奕??!?br />
  “你該慶幸上次她根本沒聽到你說話,不然我肯定打死你?!?br />
  “小矮子!”

  “我靠,關你屁事!”

  “你看看你,嘖,要是她這么說你,你絕對不會這么大反應?!?br />
  “zz?!?br />
  許諾不知道該說自己什么好,就出門買個顏料,還被一個小破孩給撞了,什么玩意兒??!許諾內心咆哮。等到回家她就跟邵臣吐槽。

  “我是什么鬼運氣,就這么被撞了……轉彎口騎那么快,他不要命的嗎?”

  “【笑哭】我也騎得很快來著”

  “你們……哎,算了算了?!?br />
  許諾深吸一口氣,開始老媽子地絮絮叨叨:“在路上慢點懂嗎?被車撞了怎么辦?要不要命?真的是……以后呢,當心點,你騎車的時候別老瞎看,有什么好看的是吧!”

  邵臣看到這一串的話不由得笑了一下,但是又有點無奈只能回復道:“知道了,會注意的”

  許諾大概是個烏鴉嘴,當天晚上邵臣出去鍛煉回家路上就被車撞了?;丶液?,邵臣就跟許諾哭訴這件事,并不知起因經過結果的許諾聽到他被車撞了第一反應便是:“你還好嗎?”然后緊接著就是“你走路不會看路??!”

  邵臣對此萬分委屈:“我還好,就是有點痛。這也不是我的錯啊,是那個司機的問題!我就聽到一只貓的慘叫回了一下頭,然后那輛汽車就撞上來了。幸好是在轉彎口,車速不快?!?br />
  “你也知道幸好兩個字??!真的是,下次當心點??!還好吧?好好養著。你跟你爸媽說了嗎?”

  “我為什么要跟他們說啊,又不是很嚴重?!?br />
  “都被車撞了還不說?你清醒點??!這又不是跟人撞了!”

  “只是有點痛而已,沒事的,沒有跟他們說的必要,再說這又不是一兩次了?!?br />
  “你??!算了,好好養著吧!”

  “知道了知道了?!鄙鄢嫉穆曇魩еσ?,通過電話,帶著一絲電流的聲音,更加有磁性了。

  然而許諾并不是個聲控,并沒有受到絲毫影響,反而開口:“你還想笑??!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我錯了!對不起!嚶嚶嚶~”

  “惡不惡心啊你,停下吧?!?br />
  無限委屈的聲音傳來:“哦?!?br />
  許諾忍住笑意:“好了,掛電話了,拜拜?!?br />
  “恩?!?br />
  許諾從來不覺得他們之間的相處有什么問題。她一向不善與人相處,所以朋友也就那么幾個,邵臣當真是個意外。他們本來就不認識,不是一個班的,就連班級都是兩棟教學樓上的,可邵臣卻偏生是加上了許諾的好友。

  若要問是誰先招惹上對方的,許諾自知理虧。邵臣雖然是加上了好友,卻沒有和許諾說過一句話,最多也就是發節日祝福。許諾上次也就突發奇想問了一句你是誰,結果兩人就認識了。當了半年的網友后學校不知怎么想的,決定分班了。緣分大概就是如此,前一天兩人還在互相問對方你在幾班,兩個人都是一臉茫然,第二天到學校報道,就發現兩個人在一個班。

  雖然說是在一個班了,兩個人的交集并不多,網友見面=尷尬,兩人話都不說一句。除了以前和邵臣一個班的那些人,他們都不知道邵臣和許諾認識。許諾和邵臣認識這件事更是本來就沒什么人知道。他們倆完美的詮釋了什么叫做“形同陌路”。

  于臻和他們也是一個班的,每個課間,他都和邵臣待在一塊兒,許諾明顯感覺到于臻他說話的時候在看著她,她抬起頭來就能看到于臻對著她擠眉弄眼。她冷漠地看了一眼,又低下頭去了。她是不知道她低下頭去后,于臻臉上有多挫敗,不過更多的是幸災樂禍。

  分班后大家開始漸熟悉,他們也算是漸漸地真正認識了。許諾聽聞過邵臣的名字,但并不知道邵臣究竟是做什么的。后來許諾才知道原來邵臣是表演皮影戲的!她一直跟著師父學習如何制作皮影,卻從未學過如何表演,對此也是興趣十足。許諾很快就被邀請進了皮影社團,也算是做了很多的貢獻。

  少年時光很美好,也很單純,少年的好感也算是來得莫名其妙,就是一件小事,就能撩動人的心弦。懵懂的感情,小心翼翼地守護,給青春涂上了絢麗的色彩。

  許諾對于邵臣的心思一無所知,邵臣也并不想讓許諾知道。禮拜一又去學校上課,兩個人同為提優班成員,晚上要一直到十點半,就都選擇了住校。住校后許諾和每個宿舍的關系都打好了,經常去串宿舍,事情就是在這兒發生了轉折。

  她和李藝冉的關系還行,李藝冉和她的男朋友分手了,心情不是很好,在李藝冉去洗澡的時候,許諾詢問了她們的宿舍長起因經過后不由地說:“談什么談啊,有什么好談的,現在應該好好學習?!?br />
  她們的宿舍長是邵臣以前班級的班長,她聽完后不由得笑了,說道:“你這話讓邵臣聽到了他估計要哭?!?br />
  許諾一臉茫然:“???他為什么要哭???”

  “邵臣啊,他想跟你處對象來著!”

  許諾愣住了,一想,不對啊,“可這話,就是邵臣他自己說的啊?!?br />
  “嘖嘖嘖,他也算是做個人了?!?br />
  不明不白的得知了邵臣喜歡她的消息,許諾表示自己真的一臉懵,轉瞬間又釋然了,以前嘛,年少不懂事,現在估計早就沒感覺了。許諾還跟她們宿舍長吐槽了一波。宿舍長笑了一下:“我就說男女之間沒有純潔的友誼吧!”

  許諾一臉無語,這都什么事??!

  本來這茬都過去了,她已經沒法正常面對邵臣了,在某個早自習下課,以前班上的同學突然跑過來跟她說了一句:“邵臣喜歡你?!?br />
  許諾淡定地開口:“哦,假的?!?br />
  “不是,我沒騙你啊,真的!”

  “假的?!?br />
  他似乎有點著急:“真的,他自己說的?!?br />
  許諾直接懶得反應,白了他一眼就走了。不知道是誰開始傳的,總之很多人都突然得知了邵臣喜歡許諾這件事,更可怕的是,他們傳的是兩個人兩情相悅。許諾表示:我(臟話)。

  許諾的日常變成:

  倒水時,同學甲:許諾,有人找你!許諾:誰???同學甲:邵臣。

  找人問題目的時候,同學乙:許諾,你是來找邵臣的嗎?

  去看成績答案時,同學丙:邵臣幫你看了,你直接問他吧。

  許諾:(臟話)關他什么事??!

  許諾慶幸著還好兩個人的友情并未變質的時候,許諾的朋友悄然用手機登上了許諾的企鵝號,詢問了邵臣。許諾看著電腦上的發問,懵了!

  “許諾”:我問你個問題,你一定要認真回答我,你得保證!

  邵臣:你都這么嚴肅了,我當然不能嚴肅了!【滑稽】

  “許諾”:不然絕交!

  邵臣:好好好,我發誓,我一定認真,什么事啊,這么嚴肅。

  “許諾”:你是不是喜歡我?

  邵臣可以說是當場就匿了,大概2分鐘后才回話“是”。

  不問那個問的人是什么感受,許諾當場就愣住了。她是有所猜測,但是她沒想到邵臣真的喜歡她!

  許諾的朋友得到答案后很快就說明:“我不是許諾,我是他朋友,我來問問而已?!?br />
  邵臣的疑問發到一半,朋友自行解釋“我和許諾一起出去玩的時候,他在我手機上登了企鵝號,所以我能上???唉,你真的喜歡許諾???”

  邵臣略羞澀:“恩”

  “那你為什么不表白?”

  “我和她真正的交集并不多,這樣太草率了。而且現在更主要的是學習,她說她要考A大,我也要去!”

  “Σ(·△·lll)等等!可是她說她想去Q大!”

  “那我們是真的沒有緣分了。反正就試試吧!”

  “你喜歡他那么久你不說你真的憋著不難受嗎?”

  “其實我每天能看到他就很開心了!”

  許諾看著不知道該作何反應,她的朋友給她發了消息說:“你要不就隨了他吧![截圖][截圖][截圖]”

  許諾猶豫了一會兒,這是不可能的事情,現在談,簡直的等同于自毀前程,連邵臣自己都說了主要是學習。而且,她…下個學期就要走了。

  她跟邵臣坦白了,她已經知道了這一切,只希望還能繼續是朋友。許諾也問了第三遍,“你到底是怎么認識我的?”以前,邵臣說“因為你比較優秀啊,優秀學生表彰那次我就看到你了,就關注上了?!彼銖娝闶切帕?,現在,她并不這么覺得了,這個聽上去扯淡的理由,根本就不可能是。

  邵臣有些無奈:“你怎么還揪著這個問題不放呢?我一開始看到你是在第一次月考的時候,我寫完了試卷無聊的時候就看到了你,雖然都是低著頭做試卷,但我就是覺得你和他們都不一樣。但是我也不認識你,我就沒搭話。后來,校運會,我看到你們班的照片,看到了你,就跟你們班的同學要了你的企鵝號。我后來經常能看到你到辦公室去問問題什么的,就……差不多就是這樣?!?br />
  許諾聽完這些,有些感慨,兩個人都有點尷尬,就沒有再說什么。許諾也明確地跟她朋友說:“不可能的。如果邵臣能考進前30,我還能考慮一下?!?br />
  許諾萬萬沒有想到,她朋友就這么把這句話發給了邵臣。原本一直在四十五十幾的邵臣突然就發憤圖強考上了三十幾名,老師對他都多加贊賞。許諾有點驚訝,但也不再多說什么。這一切到最后只能交給命運來看,許諾悲觀地想著。

  馬上就是最關鍵的時期,邵臣將到帝都進行他在學校中最后一次皮影演出,許諾是皮影社的一員,也跟著去了。她在后臺看著邵臣演出皮影時神采飛揚的模樣,笑了笑?!鞍忱蠈O去去就回!”皮影結束了,他們之間也快結束了。一個月后期末考,考完試,她就該回去了……

  期末轉瞬就到了,也很快就結束了。成績出來那天,邵臣有點沮喪地發來消息:“考試才33名?!痹S諾這時候在學校跟老師要自己的檔案,她得回S市去參加高考。許諾在他們領成績報告單的那天早上,就趕到了火車站。沒有人送她,她也不需要任何人送。

  在走進車站的前一刻,她回頭看了一眼。她也不知道她還會不會回到這個城市,這可能會是她對這個城市最后的印象。

  到了火車上,許諾才回復邵臣前一天發的消息,“33名很好了,你繼續加油!我回老家了,加油考試,祝你能考上你所喜歡的大學!還有……皮影社里,我給你留了封信?!?br />
  許諾知道邵臣此時還在學校里,看不到她留給他的消息,等到他看到的時候,她估計已經快到S市了。也不知道他會不會生氣,埋怨她的不辭而別?她在皮影社里留下了他們所需要的一些材料什么的和那封所謂的信,也不過就是一張紙條。

  那張字條上靜靜地躺著幾個字:我們的故事,未完待續?;蛟S下次見面,我們都成為了更好地自己?!S諾。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的年少,與你輕狂,我的年少,與你輕狂最新章節,我的年少,與你輕狂 圣墟小說網!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
九龙六合图库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