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大圣人 第四百五十五章梟雄之相

小說:聊齋大圣人 作者:佛前獻花 更新時間:2017-11-14 23:59:50 源網站:圣墟小說網
?  當李修遠進入衙門之中后看見地上散落了一地的公文,旁邊的桌案被踢翻在地,這里似乎大鬧過一番,顯得有些雜亂。

  而在主位的旁邊坐著一個上了年紀的文官,此刻撐著腦袋靠在椅子上打著呼嚕。

  適才外面的動靜這個文官似乎并沒有聽到。

  “咚咚~!”

  李修遠走了過去敲了桌案道:“別睡了,醒醒?!?br />
  “嗯?”

  這個老文官被吵醒了,有些茫然的睜開眼睛,見到這個陌生的年輕男子時卻又忍不住有些惱怒道:“吵什么吵,沒看見本官正在午休么?你是哪當差的,本官不是吩咐過了,只要不是總兵大人來了誰也不準

  打攪本官,”

  “滾出去,再來打攪本官有你好受?!?br />
  這個老文官一副趾高氣昂的官僚做派,對著李修遠便瞪著眼睛怒喝道。

  李修遠卻是懶得和這個老文官多廢話,伸手一抓,直接拎著他的衣襟將其整個人從座位上提了起來。

  “我乃游擊將軍李修遠,你不認識我不要緊,我問你答,休要在我面前擺你文官的姿態,我今日心情不太好,若是你冥頑不靈,我立刻就將你從衙門之中丟出去?!?br />
  這個老文官雙腳離地,身體被李修遠單臂舉了起來,臉色頓時大變,額頭上滿是冷汗。

  “你,你可別胡來啊,本,本官可是朝廷命官,你只,只是一個游擊將軍,膽敢如此,膽敢如此?”

  “聒噪?!?br />
  李修遠隨手一甩,將其丟在大堂之中,摔的這個老文官臀骨欲裂。

  “誰說游擊將軍就應該畏懼你們這些官員了?你們膽敢在金陵城內亂來,我難不成要束手就擒不成?!崩钚捱h盯著他道:“看你這樣子應該不是總兵,那三位總兵去哪了?”

  “哎呦~!”

  這老文官痛的大呼小叫:“你,你竟敢以下犯上,不過是一個游擊將軍而已,反了,反了,本官要上奏朝廷,拿你問罪,來人啊,來人啊?!?br />
  可是應聲前來的人并不是那些兵卒,而是李修遠麾下的李家軍。

  “食古不化,朝廷之中的官僚都是這種貨色么?連形勢都看不清楚,只知道依仗自己的官威,肆意耍橫,看你這姿態就知道你也不會是一個好東西,也罷,懶得與你廢話,見這個人丟出衙門,下獄看押了,

  罪名是......帶兵私闖衙門,試圖殺害游擊將軍?!崩钚捱h看著他。

  老文官聞言眼睛一睜,指著他哆哆嗦嗦道:“你,你這是誣陷,本官什么時候帶兵私闖衙門了?明明是你欺我,怎么反而成了我要殺害你?”

  “你不也要檢舉我以下犯上么?我什么不能給你也定一個罪名?至于誰的罪名屬實,那就各憑本事了?!?br />
  李修遠淡淡的說道,隨后揮了揮手示意了一下。

  當即他麾下的李家軍就拖著這個老文官離開衙門。

  “李修遠,你這是以下犯上,目無王法,你敢拿本官下獄,你將來一定會后悔的,區區一個游擊將軍,你完蛋了?!?br />
  這個老文官大呼小叫,掙扎起來。

  “那你就拭目以待,看看是我先完,還是你先完,你無需叫喚,官場上的爭斗我多少明白一點,雖殺人不見血,但亦是一場你死我活的的戰斗?!?br />
  李修遠平靜的說道:“所以還請放心,我不會手下留情的,能砍你腦袋絕不會罷你官?!?br />
  他現在可沒有功夫和精力去和這些昏庸的官員勾心斗角,爾虞我詐,那樣顯得太過憋屈了。

  他得用自己的方法處理這些蠅營狗茍的事情。

  不理會他的掙扎,身旁的李家軍卻已經抓著他往牢獄的方向走去了。

  看著滿地狼藉,被踩著亂七八糟的公文,李修遠的臉色陰沉一片。

  若是這些總兵真的是來協助守城,治理金陵城的,他到是可以容忍這幾位總兵一番,可是他看不到一丁點的這種為國為民的舉措,來到這里只是吧這里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的局勢搞的一片糟。

  這算什么?

  耀武揚威?顯現自己的官威?

  還是沒有將這個游擊將軍放在眼中,金陵城已經成為了他們的囊中物,連衙門都派兵卒,文官占著了。

  像是三條癩皮狗,到處撒尿圈地盤。

  “大少爺,事情已經辦妥了,外面的那些人全部都卸下兵器看押了起來?!边@個時候護衛毛五走了進來抱拳道。

  李修遠將地上撿起來的臟亂公文放在了桌案上,然后道:“去,打聽一下是哪三位總兵來到金陵城了,他們現在又在什么地方,金陵城就這么大,不可能找不到,順便再去傳令韓猛,讓李家軍準備好,隨時

  備戰?!?br />
  “是,大少爺?!泵鍛寺?,扶著腰刀便離開了。

  李修遠沒有再繼續再衙門之中逗留,他轉身離開了,去了牢房之中。

  順著臺階走下,昏暗的地牢之中沒幾個獄卒把守,他一路走來,往最后一間牢房走去。

  在這間牢房之中。

  一位發須斑白的中年男子此刻坐在一張案幾前,點著油燈,奮筆疾書,寫著一份份奏章。

  “老夫就不行滿朝上下就沒有一個忠義之士,就沒有一個忠君愛國之人,老夫要參那三位總兵一本,帶兵強入金陵城,搶奪糧倉,霸占官署,縱兵傷人?!?br />
  很快,傅天仇就將一本奏章寫完,他看著左右到:‘清風月池,你們帶著奏章出去,讓小六派人送到京城去,老夫在京城還有幾個關系不錯的好友,他們一定會幫老夫上奏朝廷的?!?br />
  旁邊坐著兩個年輕貌美的女子,一個絕美之中帶著幾分英氣,另外一個清秀稚嫩,一雙眼睛明亮,頗為可愛。

  這兩個女子不是別人,便是傅清風和傅月池。

  “是,父親,女兒明白了?!备登屣L點了點頭。

  “傅大人還是別浪費時間寫奏章了,你的奏章是到不了皇帝的案牘上的,官員之間的爭斗傅大人應該比我更清楚?!崩钚捱h大步走來開口說道。

  傅天仇驀地抬起頭看著李修遠:“老夫自有老夫的處事方式,你替老夫照顧好清風月池就足夠了?!?br />
  “傅大人你的脾氣還是一點都沒變,讓人不喜?!崩钚捱h道。

  傅天仇道:“老夫亦是不喜你這種肆意妄為之人,聽人說你在城內把楊大人,還有幾位將軍,江副總兵給殺了?你不過是一個游擊將軍,怎么敢犯如此機會,私殺文武官員?而且其中一個還是朝廷的上使,

  ?!?br />
  說完,他有些氣憤起來道。

  “古人云,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雖然我知道這只是一句漂亮的空話,假話而已,但我認為殺該殺之人不無不妥,他們不死,那么城外幾百姓,數千軍士的死誰來負責?”李修遠道。

  “便是要殺,也要等朝廷下令,他們獻城投降這是死罪,你又何必急于一時?!?br />
  傅天仇一副恨其不爭道;“你好不容易解了金陵城的危機,現在叛軍九山王李梁金還未消滅,朝廷正值用人之際,你這一殺你覺得你這游擊將軍還當的下去么?”

  “自然當的下去?!?br />
  李修遠輕輕一笑:“只要朝廷之中少幾個傅大人這樣的人就行了?!?br />
  “有時候朝廷腐敗也有朝廷腐敗的好處,至少在某些事情上有了變通的機會,傅大人你說呢?”

  傅天仇睜大眼睛道:“你莫不是買通了某位朝廷命官不成?”

  李修遠搖頭道:“傅大人看來還是不太理解我,不過無所謂,傅大人只需在牢里看著就行了,我的做法傅大人能理解也好,不能理解也罷,最后的結果天下人會看到,只要他們認為這是一個好的結果就祖國

  了,過程的曲折無需太過堅持?!?br />
  “晚輩來這里是看望一下傅大人的安危,看看傅大人有沒有被那三位總兵迫害,如今見到傅大人沒有事,清風月池兩位姑娘也還安好,晚輩就放心了?!?br />
  “李公子,父親的脾氣你不是不知道,還請李公子多諒解諒解一下父親,他沒有其他的意思,就是一心忠君報國?!备登屣L此刻盈盈走來,帶著幾分羞澀和歉意施了一禮。

  旁邊的傅月池也鼓起臉道:“就是,姐夫你應該大度一點,就別和父親一般見識了,對了姐夫,那這奏章是送還是不送?”

  “送過去也是浪費時間,丟火盆里燒了取暖吧?!?br />
  傅天仇瞪著眼睛道:“你敢,老夫的奏章一定要呈閱給陛下看,絕不能被你一把火燒了?!?br />
  “送到京城去最后也是丟火里燒掉,中書省那里你的奏章是過不去的?!?br />
  李修遠道:“以你一介囚徒的身份想要參到三位手握兵權的總兵?便是傅大人還是兵部侍郎都是萬不可能做到的?!?br />
  “食君之祿,擔君之憂......”

  “行了,行了,傅大人的愛國之心晚輩心中甚是清楚,這就就不叨擾傅大人了,晚輩還有一些瑣事需要處理,就先行告辭了,清風,你就在這里照顧傅大人,有什么事情讓小六去尋我?!崩钚捱h道。

  傅清風點頭應道:“是,父親這里我會照顧的,還請李公子勿要記掛?!?br />
  傅天仇看著李修遠離去,不由感慨道:“這個李修遠老夫總算有所了解了,他是漢之孟德啊,治世之能臣,亂世之梟雄,短短一個月的時間竟能拉起一支近萬人的騎兵,而且還都訓練有素,裝備精良,一舉

  擊潰叛軍十余萬,如果不是這個李修遠早有準備打死老夫都不信?!?br />
  “父親,這不是好事么?姐夫本事這么大以后我們就不會被那些貪官欺負了?!备翟鲁氐?。

  傅天仇吹胡子瞪眼:“荒謬,這哪里是什么好事,一支騎兵,需要馬匹,軍械,軍士,銀兩,缺一不可,李修遠一個月全能籌備整齊,可見他李家早就在暗中準備了,我大宋國缺馬,南方之地更勝,要擁有

  近萬騎兵,光馬匹就至少要十年的準備,這意味著什么你們難道不清楚么?”

  說到這里,他有跺腳感嘆道:“這般推算的話,李修遠在不足十歲的時候,不,五歲左右就在實行馬政,如此方才能養出上萬匹健馬,五歲稚童就在行謀國之計,此子非人,乃妖呼?”

  “父親你多慮了,李公子世代經商,三代巨富,南方馬貴,李公子祖輩早有此舉也不是沒有可能?!备登屣L搭了一句話:“李公子品行端正,怎么在父親嘴中成了妖人了?”

  “姓李的都不能小覷啊,前有九山王李梁金,后有游擊將軍李修遠,文若,你可記得唐朝奇書推背圖的一卦?”傅天仇忽的看著旁邊的牢房。

  旁邊的牢房之中也有一個中年文吏在處理政務,他笑道:“是有一掛,不過這等書籍,還是不信為好?!?br />
  “不信不行啊,那卦怕是要應在這李修遠和李梁金兩人之間了,大宋國內憂外患,你又不是不清楚?!备堤斐鸶袊@道。

  段文若道:“可真是因為如此,這世道才更需要李將軍這位亂世梟雄不是么?”

  “若是他是曹孟德該如何?”傅天仇道。

  段文若回道:“曹孟德到死也沒有篡漢不是么?大奸似忠,大忠似奸,李將軍有自己的做法,大人還是順其自然吧,既已結親,大人應該多幫村,提點一下李將軍,畢竟李將軍還年輕,性子不夠沉穩,如果

  大人能放下身段,好好教導一番,或許會有轉機也說不定?!?br />
  傅天仇聞言,陷入了思索之中。

  當李修遠離開牢房后,麾下的毛五和邢善帶著十幾位李家軍走了迎了過來。

  “那三位總兵的消息打探的如何了?”

  毛五道:“回大少爺,那三位總兵已經打探清楚了,一位來自揚州,一位來自江西,一位來自湖南?!?br />
  “現在他們三個人在哪?”李修遠點頭又問道。

  毛五道:“在秦淮河的一處青樓之中飲酒?!?br />
  青樓飲酒?

  李修遠臉色一沉:“身為總兵,剛來金陵城就去秦淮河飲酒?”

  “是,是的,小的打探到的消息就是如此?!泵宓?。

  “果然是有昏官的做派,走,隨我去秦淮河一趟,會一會這三位總兵大人?!崩钚捱h示意了一下,當即帶著人大步向著秦淮河而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聊齋大圣人,聊齋大圣人最新章節,聊齋大圣人 圣墟小說網!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
九龙六合图库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