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大圣人 第六百零二章松娘

小說:聊齋大圣人 作者:佛前獻花 更新時間:2018-02-08 02:55:43 源網站:圣墟小說網
?  墳間林中做宴。

  或許也只有李修遠這樣的人才能安然入座,神情鎮定。

  若是換做是其他人,即便是膽大過人,可要他們坐在這里估計也是坐立難安。

  而在仆人,丫鬟忙碌準備的時候。

  林中的一處墳丘之內。

  這里雖然昏暗,但卻頗為寬敞,單家的祖上也曾闊綽過,墳墓修建的宛如宅邸一樣,便是活人生活在這里也不成問題,當然如果不嫌中間的那口棺材滲人的話。

  此刻,墳內的主墓內。

  太公坐在一處石凳上,在他的身旁,匯聚了許多同族的精怪,之前的皇甫公子也赫然在內。

  “外面的那位李公子絕對不是一位簡單的人物,我之前借賠禮道歉之由試探了他一番,小兒你也看到了,五丈距離,一步邁到,這是得道高人才會施展的縮地成寸的法術,由此可見他的道行非同一般?!?br />
  皇甫公子道:“可是父親,他身上并沒有修道之人的氣息啊?!?br />
  “修行到了一定的境界,可以返璞歸真,藏氣于身,不過這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此人是可以結交的,這才是我宴請他的理由,他攙扶我,就意味著他是一個注重品德的君子,似我這把年紀的老兒下跪,若是

  按照世俗禮節是必須要制止的,哪怕是朝廷大官也要攙扶?!?br />
  “他能做到就說明他以禮相待,可見他并不視我們為異類,之前雖看似對小兒你有敵意,只怕也是出于防范之心?!?br />
  太公緩緩的說道。

  皇甫公子欽佩不已,自己父親生性謹慎不假,但更厲害的是這觀人處事的手段,正是因為有父親在一家人才能平安抵達郭北縣。

  “小兒,李修遠此人你可認識?”隨后太公又問道。

  “今日方才結實,以前聽孔先生提起過?!被矢拥?。

  太公點頭道:“我雖未常入縣城,但也聽聞過李家大少爺的名號,李家盤踞此縣聽聞有八代了,五代行善,三代巨富,傳至此世,按運數推算的話,應該要家道中落,開始凋零了才對,可偏偏李家越發的發

  跡的,這是有違常理的事情,想來其原因就是出現在他的身上?!?br />
  “李家九代相傳,能有如此的富貴,可見除了有福德大善之外,還應該有鬼神庇護才對,先前李修遠的一番話我聽的甚是心驚,他曾說此地的惡鬼惡妖都被他誅殺干凈了,由此可見李家是有調遣鬼神,誅殺

  妖邪的本事?!?br />
  “我們家要在此地扎根,必須要依仗這位李公子了,他若不同意,即便是有孔先生的幫助只怕也難落腳了?!?br />
  “松娘,待會兒宴席之上你好生伺候那位公子,若是他能對你另眼相看的話,那是你的福氣,你的劫難估計就不用再擔心了,不過孔先生卻也不能疏遠了,他是孔子的后代,又學識過人,最重要的是他教書

  育人多年,福德延綿,而且于小兒你互為知己,當真誠相待,不能顧此失彼?!?br />
  “喬娜還需請來去照顧這位孔先生,本來按照之前的考量,是松娘和喬娜一并嫁于孔先生的,好借他的福德躲避災難,如今看來,將一家老小的性命托付于一人還是有些冒失了,若是能得這位李公子的相助

  ,那就更加穩妥一些?!?br />
  “父親說的是?!被矢狱c頭應了聲。

  旁邊的松娘也點頭輕聲應下,卻見她約莫年芳十八,眉如蠶蛾,面白如玉,身姿纖細玲瓏,是一個難得的美人。

  片刻之后。

  隨著一股濃煙騰起,卻見墳丘裂開一道口子,太公領著一家老小,穿著整齊,禮節十足走了出來。

  “讓李公子久等了,貴客臨門,不敢懈怠,花了些時間準備,還請李公子勿要見怪?!碧涂蜌鈿獾恼f道。

  李修遠道:“太公客氣了,今日我也無事,只是為了看望孔師而已,到是不請自來,多有叨擾?!?br />
  “李公子這是說哪的話,之前聽小兒說了,這單家的祖墳之地乃是李公子的家產,應該是老兒等人厚著臉皮占了李公子家的土地落腳,應該是老兒向李公子賠禮道歉才是?!碧桓睉岳⒌臉幼?,說完他又

  示意了一下:“松娘,還不給李公子斟酒道歉?!?br />
  這個時候,那個松娘的美人邁著細細的步伐,纖細的腰肢微微擺動,帶著幾分嬌態的盈盈走來,跪坐在李修遠的幾案旁,斟酒舉杯,帶著歉意道:“奴家代太公向李公子賠禮?!?br />
  李修遠看了一眼,卻見這松娘眸子之中有幾分撩人的姿態,當即笑著取過酒杯:“區區小事而已,何足掛齒,松娘客氣了?!?br />
  松娘帶著幾分羞意,玉手在李修遠取過酒杯的時候輕輕滑過了他的手背,然后便跪坐在一旁默默不語。

  太公見此不由一喜,當即道:“李公子寬宏大量,老兒謝過了?!?br />
  “不用謝,太公能一家老小遷徙到這里來,也是對我治理此地的一種肯定,我自然不會怪太公不請自來,占地落腳的這點小事?!崩钚捱h緩緩的放下了酒杯:“不過酒也喝了,不知道太公能否一解我心中之

  疑惑?”

  “老兒學識不高,不知李公子有何請教?”太公立刻道。

  李修遠道:“孔先生身染惡疾,臥榻不起,應該和太公還有皇甫公子無關吧?!?br />
  太公大驚道:“李公子切莫誤會,我等雖身為精怪但卻從未做過傷天害理之事,孔先生此人老兒甚是尊重,曾教導小兒文章詩句,是小兒的知己好友,老兒怎會陷害孔先生呢?!?br />
  “如此就好,不過孔先生的病,那位喬娜姑娘當真能醫治?”李修遠道:“還是說,非她不行?”

  “喬娜是老兒小女,自然能醫治孔先生之病痛,只是李公子既然聞起來了,老兒也不敢有隱瞞,這病也并也只有小女能夠醫治.....”太公遲疑了一下,還是如實說了。

  李修遠點了點頭:“孔師是落魄流落郭北縣的,來此地十余年了,如今也快三十了一直并未娶妻生子,太公想將那位喬娜姑娘嫁給孔師,若是孔師歡喜的話,我這個做學生的并不會反對,只是太公是否還別

  有用心?”

  說完,他又認真的看著他道。

  “投懷送抱,美人相贈,是一件佳話。但也只是騙騙迂腐的書生而已,其中意思太公不介意透露一二吧?”

  太公手掌一顫,酒杯打翻在地,他有些驚恐的看著李修遠。

  這,這個人竟一眼就識破了自己的用心,自己還只是提起這事情就已經猜到了自己要將喬娜嫁給孔先生。

  若是李修遠知道太公這種想法,定然會啞然失笑。

  這還用猜么?

  讓自己的小女去照顧孔先生,老男人和芳齡美人共處一室,貼身照料,怎么會不生出一些情愫?

  這不是明擺著要借治病的借口,讓兩人親近么。

  “這,這個.....老兒一家老小初來乍到,想要尋本地一位德高望重的先生結為親家,好再次落腳生根,孔先生品德端正,學識果然,正是老兒的心中良婿人選,而且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孔先生無妻無子,

  正好老而小女出落的亭亭玉立,兩人般配,這事李公子不會反對吧?”

  說著,又有些忐忑的問道。

  聯姻么?

  李修遠不由想起了歷史世上,劉邦和呂雉的婚事,呂雉一家老小也是外地來了,迫切希望尋一個本地有名氣的人結為親家,而恰好,劉邦在沛縣頗有名聲,故此才成就了那一段特殊的婚姻。

  秦朝事情就如此,到了大宋,自然也不例外。

  “太公這話應該只是說了一半吧,聯姻固然是一方面,可是還有一方面太公卻沒說,我待太公如此真誠,太公何必要隱瞞呢?!?br />
  但李修遠卻不相信事情如此簡單,而是目光一閃看向了一旁的松娘和那皇甫公子。

  “李公子是君子,老兒怎么敢欺瞞公子呢?!碧?。

  一旁的松娘也忙道:“李公子,奴家再敬公子一杯?!?br />
  “美人斟酒怎么能不喝?!?br />
  李修遠笑了笑,接過酒杯一飲而盡,待他放下酒杯之后卻又道:“松娘姑娘美則美矣,只是修行到現在已經有不少年頭了,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松娘姑娘和皇甫公子差不多要有六百年的道行了,該是降下

  三百年雷劫的時候了,孔師是一個德高望重,在郭北縣聲名遠播的人,而且還是孔子的后代,這樣的人,即便是天上的雷公也不敢劈殺他吧,拿喬娜姑娘嫁與孔先生可以說一舉三得啊,既能在本地扎根,又

  能避開雷劫,還能順勢償還孔師的恩情?!?br />
  這話一出,賓客席上,太公,皇甫公子,還有松娘齊齊大驚失色,皆一副震驚的樣子看著李修遠。

  此人的心智已經聰明到了這種地步了么?

  僅僅只是一番觀察,就能將太公謀劃的事情知曉的一清二楚,仿佛眾人在其面前已經沒有了任何的秘密,

  李家李修遠到底是什么人?

  之前聽郭北縣人士提起過,只以為是富貴人家的少爺,有些經商的本事,現在看來此人既會仙人的法術,又有朝廷的官運在身,還有如此聰慧的心智。

  看似一位俊公子,但給人的感覺宛如入世之神明,能洞悉一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聊齋大圣人,聊齋大圣人最新章節,聊齋大圣人 圣墟小說網!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
九龙六合图库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