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大圣人 第六百八十章千金求畫

小說:聊齋大圣人 作者:佛前獻花 更新時間:2018-04-10 23:54:19 源網站:圣墟小說網
?  “......”

  幾人頓時神色古怪的看著李修遠。

  這話聽著什么怪怪的,這是在鄙視自己等人么,還是在隱晦的炫耀自己。

  不過錢鈞卻是聽的一個激靈,要知道他可是險些買下了那個女子,若是那女子是男的話那也太讓人害怕了,試問,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子突然在夜里變成了一個男子,那是多么一件恐怖的事情。

  “李兄,真的男的?”這個時候旁邊的一位士子眼睛一亮,有些興奮了起來。

  李修遠點頭道;“斷然不會有錯的?!?br />
  “那太好了,這等尤物怎能讓于那位知府大人?!边@士子本來是不感興趣的,聽到是男子裝扮而成反而興趣大增,立刻掉頭就往那邊的人群擠進去。

  隱約還能聽見他喊價的聲音。

  眾人面帶驚容,齊齊看著那位士子。

  “馬,馬兄他,他好男風?”

  張邦昌驚呼道:“否則為何見美人不心動,見男子反而無法自控?”

  “他什么時候有這癖好?之前我等尚且不知啊?!?br />
  “文人雅士之中喜好男風這并不是很稀奇的事情,諸位有什么大驚小怪的?!?br />
  這個時候,一個路過的書生突然搭了一句話,那眼神似乎在告訴眾人,少見多怪。

  張邦昌卻有些尷尬的笑道:“雖然龍陽之好自古有之,可是這違背禮數,被世人所不容,只有陰陽交泰才是符合天地道理,這位兄臺怎么能將那些歪門邪道,視作是理所應當呢?若是天下人人都喜愛所為的

  這種事情,那天下豈不是要亂套了么?”

  那書生卻是有些羞惱起來,重重的一甩衣袖,然后道:“一件雅事非要說的如此不堪,我不與爾等為伍,告辭?!?br />
  見到和書生羞惱離,張邦昌只是嘆道:“世風日下,世風日下啊?!?br />
  “的確是世風日下?!崩钚捱h嘴角一抽。

  “不過我更加在意的是,那位賣身的人女扮男裝只怕是別有所圖,不僅僅只是賣弄姿色那么簡單?!?br />
  “此言有理,如此遮掩自己的身份,興許可能存在歹意,要不要去提醒一下他?”一旁的朱昱道。

  “我看不必了,他如何爭的過那位知府大人?!崩钚捱h道。

  果然,最后的事情如他猜想的一樣,那個士子失魂落魄的回來了,不過李修遠等人卻是神色古怪的看著他,下意識的離他遠了一點,這位兄臺好男風不會打自己等人的主意吧?

  不過此刻也看見人群散去了,那個叫喜兒男扮女裝的人卻跟在了那個知府方生余的身后。

  方生余有些得意洋洋,喜上眉梢。

  顯然為自己撿了這么一位標志的美人感到非常的高興。

  “李兄,要不要提醒這個知府大人,免得他吃虧上當?!敝礻诺?。

  李修遠說道;“我是不會去找這個不快的,也許你是好心,可是別在他的眼中只怕并非如此,而且上次在相國寺他燒香連菩薩都不接受供奉,其德行操守也可以想象的到,這樣的官員值得我們去提醒么?我

  認為是不值得的,若是真發生了什么禍事,也是他自找的?!?br />
  朱昱聞言覺得有理,也就熄了這個念頭。

  有些人值得去發一發善意,有些人卻不值得。

  這個方生余就是后者。

  “咦,看,那湖畔怎會有那么多士子在那里作畫,走,外面快過去看看,興許又有什么文雅之事呢,可不能錯過了?!?br />
  忽的,張邦昌看見不遠處靠近湖畔的地方搭了一個棚子,附近有很多書生在哪里潑墨作畫,還有一些德高望重的老者點評,有些書畫精妙的則是掛起來供周圍行人觀賞。

  而對于一些水平很高的化作,其他人也不吝嗇贊美。

  幾人湊了過去,打探這是做什么。

  卻有一位讀書人道:“幾位兄臺,你們這都不知道啊,今日當今官家的三皇子趙景,以玉璧一枚,明珠十顆,黃金千兩,求一名畫,說是要獻給當今官家做壽,以此來彰顯我們大宋國的人才地靈,文風鼎盛

  ,幾位兄臺也知道當今官家,書畫一流,等閑的畫作是看不上的,故此三皇子趙景才想到在上元節之日,千金求畫?!?br />
  “原來是這樣,咦,那不是范兄么?孔兄也在啊?!?br />
  錢鈞忽的認出了朋友,他們此刻正低頭作畫,趁著夜色未至,將自己的書畫技藝展現出來。

  張邦昌又問道:“那掛在畫架上的書畫都是被選中了的么?”

  “并不是,只有能入的了朱潛夫子眼的話才會被掛在畫架上,而后還得由在座的讀書人點評,最優秀者便會被三皇子重金相求,不過即便是選不中,那畫架上的話也多會被附近的商賈買走,畢竟是朱夫子贊

  賞的畫作,還是很有價值的?!蹦亲x書人有些羨慕道。

  可惜,他不會作畫,不然也要上去試試。

  大部分讀書人的精力都花在科舉考試上了,能學琴棋書畫的人大部分都是天資聰慧,家境優越的人。

  因為這樣的開銷是尋常人家負擔不起的。

  “竟有這等好事,那我等可不能錯過了,來來來,諸位兄臺,隨與我一道前去作畫?”錢鈞聞言有些喜悅起來,立刻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朱昱卻是咳咳兩聲道:“我鑒畫的本事還有一些,可是這作畫卻實在是一般,就不去獻丑了?!?br />
  “嗯,我看了一下,那掛在畫架上的書畫確實水準很高,我心中比較了一下,卻自知不如,就不上去獻丑了?!睆埌畈矒u了搖頭。

  “那高兄你呢?”錢鈞目光移到了高藩的身上。

  高藩笑了笑:“到是能試試,不過只怕勝不過那些為才子?!?br />
  “李兄呢?”錢鈞又問道。

  李修遠搖頭一笑:“我的師傅是一位修道之人,學的都是一些道家東西,哪里學了作畫,若是下棋我還能獻丑一番,這作畫卻是不太精通?!?br />
  “既然如此,那就由我和高兄前去試試了,若是今日能得那千兩黃金,我請諸位乘畫船游湖?!卞X鈞頗有幾分自信道。

  “如此那我等就為錢兄搖旗吶喊了,祝錢兄凱旋而歸?!崩钚捱h笑道。

  “包在我身上,高兄,走?!卞X鈞拉著一旁的高藩便興致沖沖的走上前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聊齋大圣人,聊齋大圣人最新章節,聊齋大圣人 圣墟小說網!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
九龙六合图库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