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路香途 正文 正文_沉默的大多數

小說:醫路香途 作者:缸里有米 更新時間:2018-11-18 03:06:54 源網站:圣墟小說網
?  “大殿里,您已經拍了很多馬屁了,充分示好了啊,他們還動手?”劉大海不敢相信,但是,腳步已經加快了許多。

  “拍馬屁的人多了去了,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言黨就是專門干這事兒的!”劉崇山腳步飛快,氣息都有點虛浮了,道:“但是,化氣丹只有一枚,仲裁家族一定想要啊!殺我們易如反掌!”

  劉大海想通此節,立刻心中一驚,滿頭冷汗,顫聲道:“那我們跑得了嗎?不如,不如我們呆在摘星崖上,這里人多眼雜,我就不信當著那么多武者的面兒,他們能悍然殺人,他們不要臉了?”

  “幼稚,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仲裁家族要想殺你,能瞬間找到一百條理由!”

  劉崇山腳步飛快,不敢停留,忽然看見前面摘星崖的山門門口,足足有十多名護衛團成員在巡視,不由得心中一沉,道:“不要驚慌,保持淡定,咱們就說下山散散心,晃一晃!你麻痹的你別哆嗦啊!”

  “我忍不住啊!”劉大海看見前面都是玄階高手,甚至還有兩名地階高手,不由得心中膽戰心驚,雙腿一陣陣發軟。

  哆嗦了一陣子,倆人強自鎮定來到了山門口,劉崇山一拱手,道:“哈,展護衛嘛,下午……五點來鐘好。”

  展護衛是地階初期高手,修為不凡,也是把守山門的隊長,點了點頭,微微一笑,道:“劉老先生,這是要到哪兒去啊?”

  “呵呵,閑來無事,下山去觀花望景啊!”劉崇山拱手笑道:“展護衛和兄弟們辛苦了!”

  他手往兜里一揣,再掏出來的時候,十多根金燦燦的小黃魚已經出現在手里了,遞過去道:“天寒地凍,冰雪如刀,能把人凍得縮卵!列位兄弟堅守崗位實在是勞苦功高,這點小錢,展護衛拿去,和兄弟們換點酒喝,暖暖身子骨!”

  “哈哈,現在有了護衛團禁酒令,執行任務期間不能喝酒,您這可是招我犯錯誤啊!”展護衛嘴里拒絕著,卻是不著痕跡地伸手接過,往兜里一揣,道:“劉老先生,您且慢點,天黑路滑,早去早回啊……”

  劉大海聽他們放行,幾乎想撒腿狂奔,還是劉崇山鎮定點,還在那里瞎白話呢,道:“哈哈,多謝展護衛,公約不外乎人情,工作期間還是能小酌一杯的嘛!耽誤不了什么大事兒!我們趕緊下山,還得趕回來參加明天的交流會呢!”

  望著劉崇山和劉大海以及一名劉家的后輩遠去的背影,山門護衛隊副隊長趙虎皺眉道:“展大哥,蓉老太太恐怕會對他動手,您為什么要放行呢!”

  “兄弟們,拿去換酒,兩人一條啊!”展護衛好像沒聽見他的問題一般,把小黃魚當場就分給弟兄們了。頓時迎來一陣歡呼。

  趁著他們高興勁兒還沒過去,展護衛示意趙虎走到一邊的僻靜處,才幽幽地開口道:“傻瓜,山下空無一人,夜黑風高,才好殺人啊!把他們攔下,不好處置的。我們這么做,蓉老太太愿意我們這么干!”

  “展大哥高見!”

  “另外,我還有更深遠的考慮,那就是,雖然看上去宋家歐陽家人多勢眾,強人無數,但是,葉凡也夠厲害的,勝負未可知!”

  展護衛做出一副憂心重重的表情,很深沉的那種,道:“假如,我說假如,葉凡要是贏了,而劉崇山與葉凡做過交易,那就是葉凡陣營的人馬了。我們放了他,那就有功。到時候,將功補過,可免一死……”

  他嘆了一口氣,道:“大廈將傾,土崩瓦解,傾巢之下,豈有完卵?咱們必須未雨綢繆啊……”

  “牛!”趙虎為之深深地折服,豎起大拇指,默默點贊。

  “展護衛,劉崇山下山了吧?”正在這時,厲九幽和歐陽菡萏駕駛一輛軍用越野車趕了過來,冷聲問道。

  “已經下山了,約莫十分鐘吧!”展護衛快步上前,一臉恭謹,道:“要不要我們護衛團陪同?”

  “小螞蟻一只,隨手就能碾死,不用太多人了!做好你的工作吧!”歐陽菡萏一臉傲氣地一揮手,軍用越野車絕塵而去。

  劉崇山劉大海將車子開得飛快,幾乎就是慌不擇路,雖然有防滑鏈,但是,滿地冰雪,十分滑溜,車速又快,他們好幾次都險些沖入盤山公路邊的萬丈深淵,倆人一身老骨頭,幾乎就要顛簸散架了。

  山間氣候異常,大霧彌漫,周圍的樹木遮天蔽日,還滴下露水,如同下了大雨,打得擋風玻璃上全是水跡,如小溪流下,雨刮器開到最高頻率,但是眼前依舊是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楚。

  再加上天色暗淡,能見度極低,倆人睜大眼睛看著路況,但依舊看不清楚,時不時被迎面而來的山腳嚇得失聲驚叫,早已經汗透衣背。

  二十分鐘后,已經駕車抵達了通天河橋,透過后視鏡,劉崇山還沒有看到追兵,不由得長吁了一口氣,但依舊不敢減速,照舊是一路狂奔。

  “不好!”劉大海回頭望去,頓時一哆嗦,幾乎要哭了出來,道:“哥,不好了,后面有一輛軍用越野車!”

  “嗯?”

  劉崇山也看見了,一輛綠色軍用越野車,如同一頭蓄勢待發的獵豹,不緊不慢地跟隨,隨時準備擇人而噬。

  “沒事兒,不一定!沒準兒是其他的摘星崖的人下山觀花望景呢!”

  他頓時心中一沉,暗叫不好,但是還保持表面的鎮定,因為他相信如果他在慌亂,劉大海一定會嚇得屎尿齊流。

  “你信嗎?”劉大海直接哭了,涕泗橫流,真嚇壞了,抽抽噎噎地道:“要不,咱們把丹藥貢獻出去算了!保命要緊!”

  劉崇山沒有應聲,他一會兒減速,一會兒加速,為了就是試探后面的越野車是不是在追擊他們。

  而結果,是讓他心里發寒的,越野車始終與他們保持半公里的距離,他們快,越野車也快,他們放慢,對方也放慢。

  “他們在尋找合適的下手地點……”劉大海嗚嗚地哭著,道:“大哥,宋家歐陽家強人太多了,隨便派出一個,就是玄階、地階高手,我們不是對手的,投降吧!”

  “哼!投降他們也會殺了我們的!因為他們怕我們嘴巴不嚴!今天不是他們死就是我們死!我們不能坐以待斃!他們是高手,但是我們也有我們的優勢!”

  劉崇山咬碎鋼牙,恨得牙根癢癢,但他不知道在恨誰,恨兇殘霸道的仲裁家族恨為虎作倀的半隱門派恨保持沉默的古武門武者,還有……在大殿里拼命拍仲裁家族馬屁的自己吧……

  “怎么辦?我們有什么優勢?”劉大海急得想哭。

  “掀開后座的座椅!”劉崇山命令道。

  “我靠,大哥,你還備了這些啊?”

  后座座椅經過了改造,劉大海爬將過去,輕易掀開,就看到后面有一把雷明頓散彈槍,此外還有幾十發黃橙橙的子彈。

  “直接開槍!”

  劉崇山決定不再沉默,他可以為了一己私利而拍馬屁,可以顛倒黑白,但是被逼到了這份上,就是兔子也要咬人了。

  “好!弄死他們的!我們有槍!”劉大海也被激起了兇性,也不哆嗦了,道:“我不信他們能扛得住槍支!”

  劉崇山保持不規則蛇形機動軌跡行進,同時天窗滑開,劉大海鉆出天窗,對著越來越近的軍用越野車不停的開火,上膛,開火,上膛。

  雷明頓霰彈槍在近距離內殺傷力巨大,但是對付百米外的目標就無能為力了,五發子彈很快打完,越野車已經開到百米之內。

  劉大海清晰無比地看到,厲九幽悍然不懼,一雙森然懾人的眸子,在暗夜中熠熠生輝,如同鬼火一般。

  歐陽菡萏面帶戲謔的微笑,如同貓戲老鼠一般的表情,穩穩坐在駕駛席,靈活操縱方向盤,躲避子彈。

  “他們的車窗是防彈的,車身有鋼板護甲,根本打不破!”

  劉崇山登時倒吸了一口冷氣,但是,他老爾彌辣,一邊飛快地疾馳,一邊大聲道:“換上獨頭彈!”

  “干死這一對狗男女!”劉大海會意,咬牙切齒地舉起雷明頓猛射。

  這回他裝的是獨頭彈,戰術效果比霰彈好得多,不過歐陽菡萏的車技也還不錯,機變靈活,走著蛇形路線,把子彈全部躲過。

  “姓劉的,你們投降吧!別做無謂的反抗了!”歐陽菡萏輕啟朱唇,緩緩開口,道:“或許,我們可以網開一面,給你留一個全尸!”

  她的聲音不高,雖距離半公里遠,但是,真氣充沛,聲音穿透重重濃霧,清晰無比地傳到劉崇山兄弟耳中。

  “閉嘴!小婊砸!”

  劉崇山怒極了,恨聲道:“你們黨同伐異,欺壓良善,我劉崇山就是戰死,也不會投降,有種,殺了我們!”

  “哼!”

  厲九幽冷哼了一聲,直接一拉車門,在車速極高的情況下,如履平地地下了車,背負寶劍,邁著大步,大袖飄飄,飛速追來。

  他的速度太快了,身法高妙,下車的一瞬間,就達到了車速同樣的速度,隨后大步輕輕一邁,就邁出了十余米,超過了車速,已經在越野車前五六米的位置,他如同一只金翅天鵬,銳不可當。

  “我,我……”劉大海剛剛填充好子彈,準備喝罵開槍,看到這一幕,直接嚇得瞠目結舌,舌頭打轉兒,都說不出話來。

  他冷汗唰唰地狂流,這種身法根本就超越了他想象的極限。完全已經不是古武的范疇,如同鬼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醫路香途,醫路香途最新章節,醫路香途 圣墟小說網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
九龙六合图库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