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數之不清的利箭,鋪天蓋地的轟向了魏軍大盾,竟是沒有能夠射穿,盡皆被彈開。

  “本王的強弩,竟然射不穿魏妖的盾牌,這怎么可能?”楊秀清脫口一聲驚臆,臉上愕然變色。

  洪秀全的臉色,剎那間也駭然變色,猙獰陰沉的臉上,傲色轉眼瓦解,取而代之的,則是同樣的震驚不解。

  不僅令是他們,李秀成和他的四萬將士,無不是神色驚變,茫然不解。

  陶商卻笑了。

  太平軍當然不可能知道,馬超所統的乃是最精銳的西涼軍團,其所配備的大盾,更是以厚木牛皮和鐵皮打造而成的天下堅盾。

  這種大盾,即使是三石重弩都射不穿!

  當年滅秦一役時,馬超就憑借著這支盾騎軍團,給陶商添了極大的麻煩,若非陶商事先準備好了弩車這等利器,還真有可能被馬超趕過黃河,那時能否滅秦,就是一個未知數了

  而今,陶商就是要用這支不同尋常的盾騎軍團,來收拾太平軍。

  當年陶商是因為有弩車這等神器,才能破了盾騎軍團,太平軍怎么可能有這等先進武器,自然無法破了馬超的盾騎之陣。

  “魏妖的盾牌竟這等堅固,弩箭都穿不穿!”李秀成眉頭深凝,眼中迸射出絲絲震撼意外之色。

  緊接著,他便下令,全軍站穩腳跟,不得后退一步,準備迎擊魏騎的沖擊……

  以李秀成的見識,他看出魏騎雖有堅盾,防御力極其堅固,但要想擊破自己的槍盾陣,依舊需要發動沖鋒,依靠騎兵的沖擊力來破陣。

  如此一來,魏軍的堅固就算再堅也無濟于事,終究還是要正面沖撞,那個時候,魏騎一樣要被他的長槍,扎在肉串。

  號令傳下,太平軍士卒們壓下了震撼,個個又恢復了狂熱,握緊手中大槍,高舉手中大盾,準備應對魏騎的狂沖。

  一萬魏軍盾騎之陣,卻在馬超的指揮下,向著敵軍緩緩逼進,一直推進至了三十五步,卻始終沒破陣沖鋒。

  太平軍上下就開始不安起來,被魏軍騎兵這等不同尋常的戰術,搞到暈了頭,不知所以。

  “這個馬超,他到底想耍什么花樣?”李秀成也是眉頭深凝,一臉狐疑不解。

  就在李秀成和他的士兵們,狐疑不安時,馬超英武的臉上,已燃起了狂烈的殺機,手中銀槍一招,大喝一道:“矛槍隊,出擊!”

  嗚嗚——

  進攻的號角聲終于吹響,那十幾座龜甲盾騎之陣,迅速的分裂出了一條條空當,近三千余名輕騎,從空當中飛射而出,沖向了太平軍陣。

  看到魏軍派出了輕騎沖陣,李秀成反而是松了一口氣,冷笑道:“果然被本王猜對,馬超,你終究還是要裂陣沖鋒的!”

  李秀成臉上的疑色頓時煙銷云散,大聲喝令,命全軍做好準備,盾手立穩,槍手執緊了大槍,誰敢后退半步,立斬不赦!

  他是有著絕對的自信,雖然魏軍靠著大盾,成功的逼近了己軍,但他還有槍盾這一道殺招,魏軍破陣而出的不過是輕騎而已,這般沖將上來,簡直是在送死。

  李秀成和他的士卒們,信心狂烈如火,仿佛已經看到,數不清的魏騎埋頭沖上來,卻被刃墻扎為肉串的痛快畫面。

  三十步——

  二十步——

  只差十十步,魏軍輕騎就要撞將上來。

  就在這時,李秀成眼眸陡然一聚,閃過深深的驚異之色。

  他看到,魏軍沖來的數千輕騎,并沒有手執刀槍,而是高舉著一支長矛做武器!

  而沖涌過來的魏騎,在撞上刃墻的一瞬間,突然間轉身,貼著他的槍盾陣前抹過了去。

  擦陣掠過的眨眼之間,那數千魏騎兵大吼聲起,奮力的將手中矛槍擲了出去。

  三千余支矛槍,以十步之近的距離,朝著太平軍就狠狠射去。

  噗噗噗!

  血光沖天而起,頃刻間便將太平軍的大盾洞穿,將里面躲藏的圣兵們,無情的扎飛出去。

  整個太平陣之中,慘叫聲一時大作。

  魏軍所擲出的槍矛,本就極為鋒利,又在這么近的距離狂射而來,太平軍的大盾和札甲在其面前,簡直形如紙糊的一般不堪一擊,輕輕松松的就被洞穿。

  更甚至,矛槍洞穿一人后,力道未消,竟能將第二名敵卒也扎穿。

  這是何其恐怖的穿透力!

  此外,矛槍不同于箭矢,直徑遠勝于箭矢,但凡被射中,不是當場斃命,就是即刻失去了戰斗力,殺傷力大到恐怖。

  而且在這樣近的距離發動矛槍,敵卒根本就來不及躲閃,三千余支槍矛準確度高到駭人,接近于百發百中!

  矛槍之下,三千余名太平軍盾手,頃刻間被扎成了肉串,栽倒于地。

  而被射中的敵卒,基本都即刻喪命,僥幸活著的敵卒更慘,不是被洞穿了肚子,就是被刺穿了肩膀,甚至是兩三人一起被串在一起,倒在地上半天又死不了,只能痛苦的嚎叫。

  敵軍中,驚叫之聲一時四起,縱然是狂熱的太平圣兵們,面對這等殘忍的殺戮方式,也被驚到心神變化。

  李秀成更是神色駭變,瞬間臉色變到蒼白如紙,口中驚呼:“矛槍!魏妖竟然在用矛槍攻擊!這怎么可能?這世上怎么會有這樣的騎兵?”

  一時間,上至李秀成,下至普通士卒,統統都陷入了驚惶恐懼之中。

  馬超卻無一絲留情,喝令著自己的騎士們,不斷的向著敵陣投射矛槍。

  因為近距如此之近,敵軍的弓弩手已無用武之地,又不敢裂陣一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魏軍輕騎投完一輪矛槍,從容繞回陣內重新補充矛槍,接著又循環而出,再投一輪……

  片刻間,魏軍已投出兩萬多支矛槍,近有一萬四余千太平軍被扎死,飛揚起的鮮血,將大陣上空籠罩起一面血網。

  而敵陣中,死傷的士卒已不計其數,鮮血將腳下的地面都浸成了血泥,幸存的士卒,是在踩著同伴的尸體,在做頑強的抵抗。

  太平軍的意志也著實是狂熱,當真如同戰爭機器一般,都死傷了三分之一的兵力,換作是天下間任何一支軍團,只怕此時早已崩潰,而這支太平軍,卻依舊屹立不倒,硬著頭皮死撐!

  他們口中喊叫著“為天國而戰”的口號,仿佛那口號是麻藥一般,迷失了他們的精神,讓他們如傀儡般誓死不退。

  面對著寧死不退的敵卒,馬超眼中也掠起一絲驚嘆之色,卻又冷冷一哼:“寧死不退是吧,很好,那本將今天就把你們統統殺光,我看你們還能撐到幾時!”

  當下馬超也沒一絲留情,繼續喝令騎兵們,無休無止的向著敵軍發動矛槍攻擊。

  一千……

  兩千……

  三千……

  漫空狂射的矛槍下,成千成千的敵卒,被無情的扎死,太平軍的死傷已達到兩萬之眾,過半的數量。

  縱使他們再狂熱,再不怕死,但在這等慘烈的打擊之下,軍心也漸漸開始動搖。

  而普通士卒們因為被洗腦,所以才能在“為天國而戰”的信念驅使下,瘋狂無畏的抵抗。

  李秀成卻不同了,他身為開國忠王,雖然地位崇高,但他卻很清楚,所謂“為天國而戰”的口號,只不過是他們這些上位者,用來給那些無知的圣兵們洗腦,讓他們為自己拼死而戰的**罷了。

  讓士卒們拼死可以,但要讓他們也不顧一切的犧牲,這就辦不到了。

  李秀成的眉頭已凝成了“川”字,眼眸中涌動著焦急的神色,甚至,他的眼眸中還悄然閃過了一絲畏懼。

  因為他頭腦時刻保持著清醒,他很清楚,光靠狂熱的斗志,根本無法挽回敗勢,眼下敗局已定,他再苦撐下去,只有全軍覆沒的結局。

  而他這堂堂忠王,便也要跟這四萬將士,一同屈辱的覆沒在魏軍的矛槍攻擊之下。

  “該死,再這么死撐下去,我李秀成非得死在這里不可,我不甘心啊……”李秀成思緒飛轉,暗暗已萌生了退意。

  就在此時,兩柄矛槍穿過血霧,直奔他而來。

  李秀成一時失神,猛然反應過來時,槍矛已呼嘯而至,他吃了一驚,不急多想,急是舉刀撥擋。

  哐哐!

  伴隨著兩聲震擊之響,兩柄矛槍被他硬生生的撥開,饒是如此,倉促之間,一支矛槍擦身而過,鋒刃還是傷到了他的肩膀。

  鮮血飛濺,徹骨的痛楚,剎那間襲遍全身,痛到李秀成身形劇烈一顫。

  那劇痛也刺激到了李秀成的神智,令他瞬間冷靜了下來,感覺到了死亡的可怕。

  “不,我李秀成不能死在這里,絕不能死在這里,不能——”心中思緒翻滾,李秀成狠狠一咬牙,下定了決心。

  他當即忍著肩上劇痛,撥馬轉身,大叫道:“全軍撤退,全軍撤退!”

  大叫聲中,李秀成縱馬帶傷,向著中軍方向逃去。

  太平軍的斗志就算再狂熱,眼下主將一走,斗志即刻也土崩瓦解,殘存的兩萬步軍,如潰巢的螻蟻般,望風而逃。

  敵軍,崩潰!

  馬超嘴角揚起一抹意料之中的冷笑,揮縱手中銀槍,殺機凜烈的大喝道:“全軍裂陣沖擊,為天子殺盡叛賊,一個不留!”

  嗚嗚嗚——

  全面進攻的號角聲,終于徹底吹響,響徹晨空。

  本是結列龜甲盾陣的大魏鐵騎們,轟然裂陣,如決堤的洪流一般,向著敗潰的敵軍輾去。

  幾百步外,洪秀全眼睜睜的看著李秀成所沖崩潰,整個人已僵硬成了一樽石像,嘴里驚惶的念叨著:“怎么會這樣,怎么會變成這樣……”

  ...

  [三七中文手機版 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三國之無限召喚,三國之無限召喚最新章節,三國之無限召喚 圣墟小說網!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
九龙六合图库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