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第36章 解決

小說: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作者:蕭舒 更新時間:2016-12-22 14:24:59 源網站:圣墟小說網
?  人身法如電,吳副舵主用力瞇眼睛,卻睜不開,眼皮沉重無比,淚流滿面。

  過了一會兒,好上一些,他能微瞇著眼睛,看周圍景物飛快后退,仿佛身在激流之上。

  他暗自驚駭,便是縱馬馳騁,也沒有這般快。

  “吳舵主,她在何處?”他正發怔,耳邊聽得溫潤聲音,忙道:“蕭先生,葉二娘并不是一個人……”

  他看到蕭月生眉頭挑了挑,轉頭望過來:“身邊還有誰?”

  他忙道:“還有段慶跟南海鱷神!”

  蕭月生眉頭皺了一下:“這有些麻煩……”

  吳副舵主暗:苦笑,豈止有一些麻煩,麻煩大了去啦!四大惡人中的三個,便是幫主親自現身,也是無可奈何啊!

  為何他們四個惡名天揚,卻逍遙至今,不就是因為武功高強嘛,誰都惹不起。

  ****************************************************************************************************************************

  蕭生腳下不停。仍在疾馳。勁風凜凜。眼前景物飛速倒退。

  他皺眉沉吟刻。搖頭嘆道:“另兩人都在真沒把握。唉。試試看罷。……在哪個方位?”

  吳副舵主道:“就是這個方向。他們距這里十幾里好像要到城來投宿。”

  說著話。他看了看蕭月生。忙又轉過頭。這位蕭先生膽氣如此忒足。竟敢同時對付四大惡人之三。

  “好。就去會一會他們!”蕭月生長笑一聲。身形再快。吳副舵主眼前一晃。頭暈目眩。胸口發悶始惡心起來。

  倏地一停。由極快轉向靜止。吳副舵主再也無法抑制嘔意。蹲在路旁哇吐個不停。

  蕭月生看他嘔得腸子都要出來了,搖頭笑了笑:“吳舵主且在這里等著,我去去便來!”

  “等等!”吳副舵主忙起身,用袖子抹了抹嘴角,苦笑道:“咱們一起去罷,我雖武功低微,總能幫一點兒忙。”

  他心知蕭月生之意怕自己累贅。

  蕭月生搖頭,笑了笑:“他們有三人個個狡詐兇殘,殺人如麻我怕護你不住!”

  “我自保足矣!”吳副舵主一臉堅持。

  蕭月生苦笑一聲,不再多說。

  若是兩個人自己怕是不成,一個人嘛,應該沒有問題,一塊兒去也好,可直接找到他們,省時間。

  現在,一刻也不能耽擱,說不定自己在找路的功夫,葉二娘又殺了一個小孩兒呢!

  “好,既如此,咱們并肩殺敵,你指路,盡快找到他們!”蕭月生慨然應道。

  “是!”吳副幫主凜然抱拳。

  兩人接著上路,蕭月生一手搭在他身后,度過去一股暖流。

  ****************************************************************************************************************************

  蕭月生催動神行訣,身法快如電,吳副舵主體內溫煦,如春風吹拂,懶洋洋的不想動彈。

  他不時伸手指,如路標一般指明他們的行路方向。

  兩人奇快無倫,轉眼的功夫,已經跑出了十幾里,蕭月生身形忽然一頓,停下的地方乃是一處松樹林。

  “就在這里了!”蕭月生沉聲道,放下左掌。

  吳副舵主若有所失,經絡內溫暖的氣息散去,醉人的感覺消失,大是不舍。

  抬頭望了望四周,暮色更深,月亮還沒有露頭,自己似乎被籠罩在云霧里,隱隱能看到周圍情形,卻看不清晰。

  “先生,他們在哪兒?”吳副舵主雙眼炯炯,顧盼四周,并無發現。

  蕭月生指了指松樹林,臉色陰沉,淡淡道:“樹林里!”

  他元神強大,一里之內,一切皆清晰呈現于腦海中,他發覺了葉二娘,抱著一個小男孩。

  吳副舵主登時便知,自己情報有誤,這三大惡人并不想進城,而是露宿于野外。

  見蕭月生臉色不善,心中思忖,難不成,是怪自己的情報不準。

  他搖頭苦笑:“先生,沒想到他們不進城,卻是我想岔了……”

  蕭月生一擺手,搖搖頭:“多謝貴幫相助,若我自己來找他們,無異大海撈針!”

  見蕭月生臉色緩和,吳副舵主松了口氣,忙道:“稍盡綿力,微不足道,那咱們……?”

  “我去會一會他們,你且在此,如何?”蕭月生沉吟著說道,一幅商量的語氣。

  吳副舵主忙道:“他們三個人,蕭先生你一個人,……我還是跟過去看看罷!”

  他亦知蕭月生之意,是嫌自己拖累,他卻只能裝做聽不出來。

  他性子嫉惡如仇,對四大惡人的名聲早有耳聞,欲除之而后快,卻一直不能朝面,如今有了機會,若是害怕而避開,這般怯懦,一輩子也抬不起頭來!

  別人能原諒自己,自己卻無法瞧得起自己了!

  蕭月生眼中清光一閃,如明月照大江,對他的心思已然洞徹。

  通過這幾日的鞏固,他漸漸明了太清玉霞紫映觀上經的神通,小乘境界得的神通,乃是無相化為有相。

  一切存在而不可見的,在太清玉霞紫映觀上經下,皆可化為可見,如經絡內力,如人心。

  玉清玉霞紫映觀上經小乘時,他一個人在山上,故并無體會,后來遇到人了,偶爾施展,方才覺察其妙。

  ****************************************************************************************************************************

  “咱們走罷!”蕭月生暗自點頭,有如此勇氣,難能可貴,若再有足夠的運氣當可有成就。

  說罷,他輕飄飄而行,穿進了松樹林中。

  周圍本就暮色深沉,乍進樹林中線更加黯淡,看不清太遠。

  蕭月生身如行云流水飄而行,如足不沾地,吳副舵主緊跟在他身后,

  上便是一場惡戰,心中又是興奮,又是緊張。

  眼前豁然開朗光閃閃,他抬頭一看見松林中開辟了一塊兒空地,幾株樹倒在地上然剛被人放倒。

  空地上坐著三個人,正圍著一堆篝火坐著到他們,轉身來瞧,六道目光射來,寒電森森,宛如六柄劍出鞘,隔著這么遠,已然通體發寒,如墜冰窖中。

  吳副舵主大驚,聽說四大惡人厲害,天下那么多高手,沒人奈何得他們,卻不想竟如此厲害,氣勢比英雄蓋世的幫主還要凌厲幾分。

  他深吸一口氣,瞧一眼蕭月生,見他臉沉如水,眸子湛湛生輝,毫無畏懼之色,不禁勇氣大生,轉眼直視三人。

  “段延慶,葉二娘,老三,別來無恙?”蕭月生負手而行,來到他們跟前,淡淡道。

  “***,姓蕭的,是你!”岳老起來,哇哇大叫,小眼睛瞪得溜圓,狠狠瞪著著他。

  蕭月生不與瞪眼,掃一眼葉二娘,似是毫不在意,飛快掠過,轉過頭去,淡淡道:“段延慶,咱們又見面了!”

  “見面不如不見,……你何苦送死?”怪異的聲音響起,仿佛從極遠處傳來。

  吳主大覺驚異,轉頭四望,段延慶的一張臉被火光照著,仿佛死人的臉,身體僵直不動,如一個死人般。

  最怪的是,不嘴皮動彈,那是何人在說話?!

  蕭月生輕道:“上一次因為救人,我唯有不戰而走,事后想來有些丟臉,……今天,咱們定得好好較量一番,分個高下!”

  他心思轉動,為消三人戒心,裝成想討回場子的。

  “喂,姓蕭的小子,你想跟老大較量,純粹找死,我岳老二先陪你玩玩!”岳老三大聲叫道,揮著鱷嘴剪撲上來。

  他步子極大,兩步跨到近前,鱷嘴剪快似閃電,攔腰剪至。

  蕭月生負手而立,看著他撲過來,卻無動作,神情自若:“岳老三,你自取其辱,莫怪旁人!”

  “你莫使妖法,我便敵得過你!”岳老三大聲道。

  葉二娘懷里抱著一個小孩,約有兩三歲,虎頭虎腦,她正低頭逗弄他,一臉慈愛神色,不理會這邊。

  ****************************************************************************************************************************

  蕭月生身形一閃,走了個“之”字,恰好避開岳老三,沖向段延慶,腰間一閃寒光,隨即化為一道流星劃過天空,光華燦爛,墜向段延慶。

  段延慶一支拐點地,身子騰起,另一拐虛虛一指,發出“嗤”的一聲輕嘯。

  隨即“當”一響,一陽指精準的擊中了長劍。

  “你是哪里來的家伙,竟敢笑我,吃我一剪!”岳老三見吳副舵主在身前,小眼一瞪,怒喝一聲,揮剪攻過來。

  蕭月生借勢疾退的擋在吳副舵主身前,左掌探出,抓向鱷嘴剪。

  “嘿嘿,吃我一剪!”岳老三得意的笑,鱷嘴剪一下張開剪向蕭月生左腕。

  他看出吳副舵主武功低微,而自己的身法又不及蕭觀瀾,自然要在他身上下功夫,這一下便使得姓蕭的不能不救。

  他覺得自己難得聰明一回,甚是得意。

  蕭月生變掌為拳,“叮”的一聲,擊中鱷嘴剪邊沿,它一下子飛了出去,嵌進一棵松樹上。

  “嗤——!”一聲輕嘯響起,蕭月生倏的移形換位身后一段樹枝落地,正是段延慶的一陽指。

  岳老三轉身便走,來到段延慶身邊:“老大,這小子更厲害啦對付不了!”

  他又對一旁的葉二娘道:“喂,三妹你還不幫忙?!”

  “媽媽,君君要媽媽!嗚……”她懷里的小孩兒忽然哭了起來,聲音亮。

  葉二娘一臉溫柔神色,輕聲呵護:“不哭,不哭,我就是媽媽呀好君君,媽媽唱歌給你聽……”

  吳副舵主大感驚異年約四十,風韻猶存的嬌弱女子是無惡不作葉二娘?!看著委實不像。

  不過,她懷中抱著一個小孩子是相符,這葉二娘每天早晨弄一個小孩,弄到晚上便殺了,看來今天這個還沒有殺掉,幸好幸好!

  葉二娘抬起頭,輕聲嘆了口氣,幽幽道:“你們打架便打架,小點兒聲,莫要擾了我孩兒睡覺!”

  岳老三大聲罵道:“***,先把這姓蕭的宰了,你再哄孩子罷!”

  小孩兒哭聲更大,似被岳老三的粗聲粗氣嚇得,葉二娘搖頭他身子,輕聲唱道:“噢,不哭不哭,媽媽唱歌給你聽,搖搖搖,搖到外婆橋,外婆叫我好寶寶……”

  ******************************************************************************************************************************

  “叮叮叮叮……”清脆響聲連綿不絕,蕭月生與段延慶糾纏在一起,劍光如雨,籠罩住段延慶,絲毫不給他喘息之機。

  吳副舵主暗自咋舌,這般狂風暴雨一般的劍法,自己一招也接不住,那段延慶是個殘廢,雙腿不成,只能用拐走路,卻依然不落下風,委實可怕,不愧是四大惡人之首。

  他吸了口氣,強抑緊張,明白自己坐井觀天,自己徒有勇氣而已,這些人的武功,自己一招也接不住。

  “段延慶,你使的是一陽指罷?”蕭月生劍光如電,卻氣定神閑,說話從容。

  段延慶不甘示弱,用腹語術道:“不錯!”

  蕭月生手下不停,笑道:“我聽說,一陽指非段家嫡系弟子不傳,你又姓段,莫不是段氏一脈的?!”

  “老夫的身世,你不必曉得!”段延慶的腹語平平緩緩,聽不出喜怒哀樂來。

  “難不成,你還是皇子身份?”蕭月生笑問。

  他卻是攻心之術,段延慶的身世,他一清二楚,也知他是段譽之生身父親。

  段延慶不語,“嗤”一聲輕嘯,又施展一陽指。

  蕭月生身形一側,指勁貼著身子掠過,差之毫厘。

  一陽指在旁人眼中,無形無相,但在他眼中,卻清晰可見,光華燦爛,不遜于

  劍光。

  他長嘯一聲,松林簌簌。

  長劍形成光雨,劍勢更疾,逼得段延慶只能后退,恰是退向葉二娘的方向,不知不覺中,越來越近。

  蕭月生忽然一頓,劍勢一緩,左手食指突然在虛空中一點,所點方向正是坐著的葉二娘。

  “嗤——!”一道厲嘯聲驀的響起,聲音尖厲,宛如數匹布帛同時撕裂發出的聲響。

  “啊!”葉二娘發覺異,無形的勁力涌來,她多次與段延慶切磋,自然曉得這是一陽指。

  她身子強行一扭,卻仍晚步,右肩頓時爆裂,濺出一蓬血花,衣衫炸碎開來,露出一個洞,里面血肉模糊。

  “一陽指!”岳老小眼瞪得溜圓異的盯著蕭月生。

  蕭月生身形一閃,快如魅,右手一抄,右臂接過下落的小男孩,左手一掌印向葉二娘。

  葉二娘雖受傷并未昏迷,右肩不能動,左手仍能出掌,擊向蕭月生胸口,逼他撤招。

  卻不想蕭月掌勢不變,渾不顧葉二娘的左掌,葉二娘大覺愕然,再閃身已然不及,“砰砰”兩人同時擊中對方。

  ****************************************************************************************************************************

  “好——!”岳老三呼一聲,葉二娘的功力他是曉得一掌下去,姓蕭的便是銅筋鐵骨,也要玩兒完!

  吳副舵主臉色大變,身形一展沖了過去,顧不得危險。

  “哈哈小子,讓我扭斷你脖子!”岳老三大笑一聲,迎了上去,雞爪般的手籠罩吳副舵主。

  他看著粗豪,招式卻快如閃電,吳副舵主想要閃避來不及,眼前一花子一緊。

  “砰!”一聲悶響,吳副舵主剛閉上眼嘆我命休矣,忽然脖子一松睜開眼,只見岳老三踉蹌后退一步,蕭月生出現在自己身旁。

  “走——!”蕭月生左掌一搭他背心,眼前景物變幻,飛速后退,一棵一棵樹閃電般靠近,又閃電般掠過身邊。

  夜風徐徐,此時卻變成了刀子一般,吹在身上說不出的難受,他想說話,卻張不開嘴。

  好在,背心處有一股暖流,不停的涌進來,流遍周身,暖洋洋的,說不出的舒服。

  有這股暖流在,侵入的寒風便不那么難受。

  蕭月生一言不發,一口氣奔到了城,華燈已上,城門已關,無法進入城中。

  蕭月生毫不遲,凌空而起,一手攬著小男孩,一手搭在吳副舵主后背,城墻太高,升到半空,上升之勢一竭,他左腳尖一點右腳尖,身形陡的再升。

  三人掠過高聳的城墻,如蒼鷹展翅,滑落地面,墻上有士兵巡邏,一人看到了他們。

  那兵士指著蕭月生三人的身影,吃吃道:“有……有人……”

  他三個同伴轉頭看去,左顧右盼,卻無所見。

  一個胖胖的士兵拍了拍他肩膀:“小乙,難為你了,晚上眼不好使,還要跟咱們一塊兒巡哨!”

  “明明有人的……”名叫小乙的兵士忙道。

  “你不會說是武林高手罷?”那胖胖同伴笑道。

  小乙忙不迭的點頭:“對對,胖子說得對,正是武林高手,施展輕功飛過去了!”

  其余三人哈哈大笑。

  “你們笑什么,不相信我?!”小乙氣哼哼的道。

  “小乙呀,你這話沒人信!”另一個清秀的同胖搖頭,笑容滿面。

  他們四個人一組,在城上巡邏,委實枯燥無比,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說笑取樂。

  “真的,剛才真有一個人用輕功飛過去了!”小乙急切說道。

  清秀的同伴笑道:“小乙,咱們這城墻太高,即使天下第一高手來,也是飛不過去的!”

  “可我明明……”小乙急道。

  另有一個人拍拍他肩膀,寬容的道:“算啦,咱們都知道,一到晚上你眼睛就不好使,一定是眼花啦!”

  小乙看了看城墻,又看了看同伴,無奈的搖搖頭,暗自惑,可能自己真的看花了眼。

  *****************************************************************************************************************************

  落到地面,吳副舵主頭暈眼花,剛才城墻太高,他看得頭暈。

  蕭月生身形不停,如一縷輕煙,徑直飄向了豐悅客棧,翻墻進了他小院中。

  “好了!”蕭月生的聲音發澀,放開吳副舵主。

  吳副舵主覺得背后暖流一斷,轉頭望去,卻見蕭月生臉色漲紅,身形微微顫動,忙道:“蕭先生,你受傷了?!”

  “中了一掌,沒有大礙。”蕭月生苦笑點頭,~趺坐到假山前的一塊兒石頭上。

  “這如何是好?”吳副舵主焦急道,看他情形,不像是沒有大礙的模樣。

  “這個孩子就交給你了,替我交還他父母,我且運功療傷。”蕭月生笑了笑,將右臂上抱著的孩子遞過去。

  小孩兒被封了穴道,小臉兒通紅如蘋果,已然熟睡過去。

  吳副舵主忙小心接過來:“先生放心,我定會發動人手,找到孩子的父母。”

  “嗯,你去吧。”蕭月生點頭,闔上了眼睛,雙手掐了一個印訣。

  吳副舵主遲了一下,輕聲問:“先生,葉二娘她……?”

  “已經解決了。”蕭月生閉著眼睛,緩緩說道。

  吳副舵主大喜過望:“先生為武林除一大害,功德無量!”

  蕭月生笑了笑,不再說話。

  吳副舵主知機告退,轉身瞧了一眼,終于離開,暗派人手,保護這座小院。

  吉林.為您提供金庸世界里的道士無彈窗廣告免費全文閱讀,也可以txt全集下載到本地閱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金庸世界里的道士,金庸世界里的道士最新章節,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圣墟小說網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
九龙六合图库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