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第48章 習慣

小說: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作者:蕭舒 更新時間:2016-12-22 14:24:59 源網站:圣墟小說網
?  湖宮里面,倒是未有什么破壞,依舊如故。

  蕭月生走在其中,心生感慨,自從來到這個世間,便生活在這里,很少下山,一直在此研練武功。

  王語嫣左顧右盼,心中好奇,她讀的書多,親身經歷卻少,一直呆在曼陀山莊與燕子塢。

  這一次出來,雖然是被挾持,卻并無自覺,反而興奮異常,如出了籠的小鳥,才知外面世界的精彩。

  蕭月生來到一座小院前,面色恍惚,目光迷蒙,若有所思。

  這間小院乃他前的院子,自接任掌門,他搬去了大殿中,或是住在繡廬里,甚少回來。

  王語嫣站在身旁,看他模,知道這間院子必然不同,便也不問,只是轉眼看周圍。

  片刻過后,月生回神,推門進屋,小院里已經蒙上了塵土,顯然很久無人打量了。

  自從無量劍十五個弟子撤走,偌大的湖宮便空蕩蕩的,沒有人打量,沒有生機。

  看著這蒙塵的小院,蕭月生嘆息一,對靈鷲宮惱怒幾分。

  他收情。笑瞇瞇地道:“語嫣。咱們住下了。等著看看。看你表哥會不會來。”

  王語嫣斜他一眼。了一聲。不屑回答。轉身過去。

  蕭月生也不生氣。反覺有趣。這個木美人受自己影響。大有活潑之意。可喜可賀。

  于是。他們便在此住下。

  *******************************************************************************************************************************

  繡林不在。他也不想再修竹廬。便在半山腰處又建兩間木屋一間。王語嫣一間。

  平常時候,他并未閑著,一直合眸定息,~趺而坐,甚是用功,卻是在想內丹修煉之術忖學得的少林七十二絕技,還有火焰刀,六脈神劍著融合,取其精華。

  縱使他才智過人,時間太短,也難見效。

  王語嫣則游玩無量山,沒有他的陪伴,獨自賞玩,卻也悠閑自在從未生出逃走之念。

  這一路上,她遇過數次,因為自己美貌,被旁人覬覦,想要動手,若沒有蕭月生,自己早就被人擄了去。

  故她不敢獨自上路,唯有呆在他身邊。

  這讓她頗是惱怒生出了修煉武功的想法,雖極討厭武功,可為了自保,唯有咬牙忍受。

  她武學知識淵博如海,心法無數要修煉,容易得很玩過了無量山,便在蕭月生身邊他坐著,打坐運氣。

  蕭月生見此只是一笑,沒有理會,她資質再好,想要煉好武功,也需得一段日子。

  **********************************************************************************************************************************

  正午時分,陽光明媚。

  吃過午膳,二人便在山上溜達,沿著山腰而行,消消食,說著一些閑話,多是蕭月生撥弄她,她不軟不硬的反擊。

  從前時候,她說話正經,文雅嫻靜,如今受蕭月生所逼迫,言辭漸漸犀利,字字如箭,直射人心。

  而被蕭月生所逼,王語嫣學會做飯,頗有天賦,做得味得甚好,他勉強湊合著吃。

  二人并肩而行,陽光明媚,照在她臉上,臉龐散發出溫潤光澤,似乎一塊兒白玉。

  她身著雪白羅衫,一塵不染,一雙妙目盈盈流轉,打量四周風景,眼波明亮,偶爾一瞥,勾魂懾魄。

  蕭月生一身青衫,腰懸長劍,負手漫步而行,心中寧靜,與如此美人兒相伴,幽居青山,卻是一件美事兒啊。

  忽然,蕭月生停下來,轉身沖著王語嫣笑,道:“沒想到,你那表哥果真派人來了!”

  “表哥來啦?!”王語嫣大為驚喜,玉臉放光,容光迫人。

  蕭月生點點頭,又搖搖頭,嘆道:“可惜,怕是沒有你表哥,只有包不同。”

  “表哥沒來……”王語嫣玉臉頓時失了光彩,盈盈眼波黯淡下去,令蕭月生看得不忍。

  他笑著安慰:“他胸懷大志,豈能糾纏于兒女私情?!……可能身有要事,來不了罷。”

  王語嫣默然不語,低下頭,心中難過。

  “咱們回去等著,看看他們有何貴干!”蕭月生搖搖頭,轉身往回走去。

  王語嫣跟在他身后,一言不發,只是默默的走著。

  很快,二人回到木屋前,坐在木屋前的長榻上。

  這兩間木屋建在劍湖宮入口旁,方便看著劍湖宮,屋前一張矮榻,又長又寬,可容數人躺下。

  兩人平常坐在上面,隔著兩米遠,彼此不干涉,各打各的坐,安靜而又協調。

  腳步聲傳來,王語嫣睜開眼睛,入目所見,卻是一群人正浩浩蕩蕩的往山上而來。

  王語嫣一見,臉色微變。

  ************************************************

  ***********************************************************

  這一幫人約有四十來個,王語嫣一眼看出,有二十余個曼陀山莊的侍女,另有二十來個是燕子塢的下人。

  這些人,乃是曼陀山莊與燕子塢培養的高手,個個武功不俗,放諸武林皆是高手,若沒有這股力量保護,燕子塢的還施水閣,曼陀山莊的瑯玉閣豈能保得住?

  他們遠遠看到了兩人下加快,個個輕捷,一會兒的功夫然到了近前,停了下來。

  “小姐莫怕,老身來了!”當頭一個,卻是白發蒼蒼的老嫗,手持一根龍頭拐,看著年紀甚大,腳下比年輕人更矯健幾分。

  她望向坐在榻上的王語嫣目光慈祥,滿是疼愛神色。

  “李婆婆……”王語嫣喚一聲,訝然道:“您怎么來啦?!……我娘呢?”

  銀發老嫗笑道:“夫人在莊坐鎮,免得有宵小趁火打劫,讓老身接小姐回去!”

  另一個領之人,正是包不同,他哈哈笑道:“王姑娘,這回不必擔心了有李婆婆出馬,定能救你出來!”

  王語嫣打量幾眼,看了看他身后,露出望神色。

  包不同一見便知,哈哈笑道:“王姑娘家公子爺有事纏身,趕不及回來讓我領著人,給李婆婆打打下手!”

  “表哥……他好么?”王語嫣紅著臉聲問。

  “王姑娘放心!”包不哈哈笑道,斜睨一眼蕭月生笑道:“公子爺神功無敵,當今武林,又有誰能奈何得了他?!”

  李婆婆輕哼一聲,不以為然。

  王語嫣搖頭:“這一次,表哥的麻煩不小,丐幫的人找上來了,……北喬峰南慕容,既與表哥齊名,這位喬幫主定厲害得很!”

  包不同重重哼一聲,冷冷道:“應該叫南慕容北喬峰,公子爺自是比那喬峰高一籌!”

  王語嫣輕輕蹙眉:“表哥的打狗棒法與降龍十八掌都沒學過,與喬幫主對上,怕是危險,包三哥你該去幫他的!”

  “小姐!”那位李婆婆重重一戳龍頭拐,臉色不悅。

  “李婆婆……”王語嫣頓時啞然,輕輕喚了一聲,不敢再說。

  李婆婆看也不看包不同,淡淡道:“小姐,夫人既然說了不許跟表少爺來往,小姐莫要再想著他了!”

  王語嫣看著銀發老嫗,帶著撒嬌的語氣:“李婆婆……”

  李婆婆一臉龐愛神色,搖頭嘆道:“小姐,夫人是你母親,自是為了你好,表少爺人才風流,卻非良配。”

  王語嫣頓覺害羞,秀臉緋紅,飛快看一眼蕭月生,低頭不語。

  *****************************************************************************************************************************

  蕭月生一直微闔雙眼,似是打坐入定,不理會外物,任憑他們在話家長而不打擾。

  此時,他睜開眼睛,目光湛湛,在銀發老嫗身上一掃,輕輕頜首,露出一抹笑意來。

  這個銀發老嫗內力極為深厚,在他所見過的諸高手之中,她內力當屬頂尖,絕不輸于段延慶。

  他轉頭問王語嫣:“語嫣,這位婆婆可是曼陀山莊第一高手?”

  王語嫣扭頭瞥他一眼,點點頭,低聲道:“李婆婆平日里守著瑯玉閣,向不出莊的。”

  兩人說話聲音雖低,但場中諸人內力皆不俗,清晰入耳,便有幾分驚詫神情,看這情形,小姐不像被擄走,反而像是私奔。

  李婆婆臉色一變,沉聲道:“小姐!”

  王語嫣愕然轉頭,見她臉色沉肅,猛的清醒,扭頭狠瞪蕭月生一眼,露出嗔怪之色。

  蕭月生笑了笑,搖了搖頭:“語嫣,你覺著,憑他們這些人,可能搶得走你?”

  王語嫣緊咬著下唇,沉吟一下,搖搖頭。

  蕭月生的武功,她頗有幾分了解,內力奇深,又有六脈神劍,還有音攻奇術,他只要喝一聲,足以震暈這些人。

  蕭月生呵呵笑了笑:“讓他們去罷不想動手,免傷和氣!”

  說罷,又閉上眼睛,一動不動。

  慕容家的人們蠢蠢欲動,皆覺被輕視,氣炸了肺,他們雖是下人卻是高手,若放諸于武林,皆可橫行豈受得了這般氣?!

  曼陀山莊的諸女卻靜靜不動,她們多是年輕女子,神情沉靜,好像沒有什么脾氣,只看銀發老嫗的指示。

  銀發老嫗盯著蕭月生,看了半晌,目光轉向王語嫣緩道:“小姐,咱們走罷!”

  王語嫣看一眼蕭月生,咬著下唇,搖搖頭,嘆道:“李婆婆,我不能跟你走……”

  “怎么,小姐怕我敵不過他?!”李婆婆笑了笑。

  王語嫣遲一下,慢慢點頭微嘆息。

  李婆婆笑了起來,提起龍頭拐,慢慢走向前,來到王語嫣跟前,盯著蕭月生看。

  蕭月生合眸定息動不動,似乎沒有知覺時,她的影子已經落在他臉上。

  ******************************************************************************************************************************

  “李婆婆……”王語嫣喚一聲臉擔憂。

  李婆婆冷笑一聲:“小姐,咱們回去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擋住我!”

  王語嫣忙搖著手,示意她莫要再說。

  蕭月生睜開眼,眉頭皺了皺,袖子一揮。

  “李婆婆!”王語嫣驚叫一聲,李婆婆衣衫獵獵,身子飛起,在空中倒退,一直飛出十余丈,穩穩落地。

  她臉色大變,定看著蕭月生。

  剛才身在空中,她內力涌,想要掙脫控制,卻如憾柱石,毫無反應,一直退到這里。

  王語嫣大了口氣,轉頭看一眼蕭月生,露出嗔怪之色。

  蕭月生笑了笑:“我不習慣這么近跟人話!”

  李婆婆一戳龍頭拐,“砰”的一聲深入,沉聲道:“閣下果然好武功,難怪夫人派我來!”

  她本是瑯玉閣的守護者,平常從不離曼陀山莊,這一次王夫人讓她出來,她心中不愿,若是瑯玉閣有人闖入,損失太大。

  她聽得夫人說,來僅是二十余歲,武功甚高,卻不以為然,二十余歲,縱使武功再高,又能高到哪里去。

  此時她方明白,想要帶小姐回去,卻不那么容易。

  蕭月生笑了笑,神情平靜:“承讓,諸位還是回吧,……讓慕容公子親自來看能不能奪回王姑娘!”

  李婆婆沉聲道:“閣下如此,難道不怕有污清名?!”

  蕭月生轉頭瞧一眼王語嫣,笑了起來:“我有什么清名?……想必諸位定把嚴了嘴,不會亂說出去。”

  “你……”李婆婆緊皺眉頭,臉色沉下來。

  蕭月生轉頭,對包不同笑了笑,道:“包先生,你又來做甚,何苦自討沒趣?”

  包不同哈哈笑道:“打嘛,我是打不過你的!……不過,既然咱們公子有命,我自不會違命,即使打不過,也要打!”

  蕭月生慢慢起身,伸了個懶腰,嘆了口氣:“唉……,我只想見一見慕容公子,沒想到他架子比皇帝老兒還大,千呼萬喚不出來!”

  “我家公子身有要事,若是辦完了,自然會找你!”包不同哼道,雙眼炯炯,毫無懼色。

  蕭月生點頭:“但愿如此罷!……不過,王姑娘我只能帶著了!”

  包不同忙道:“不如,你先把王姑娘放了,你堂堂男子漢大丈夫,抰持一個女人,算什么本事?!”

  “我什么本事,何須旁人說?”蕭月生挑眉一笑,搖了搖頭:“好了,多說無益,請回罷!”

  包不同默然不語,不再多勸,看向王語嫣,卻見她低著頭,一言不發,似乎變成了木頭人。

  ********************************************************************************************************************************

  兩撥人正站在那里,忽然衣袂飄飛之聲傳來,卻見一行十四五個人飄然而來,腳下迅捷,轉眼便到跟前。

  這十幾個人披著碧綠斗篷,斗篷上繡著一個猙獰的黑鷲,斗篷之內皆是女子,身段窈窕。

  當頭一人,卻是個中年女子,臉色冷肅,透著煞氣,雙目開闔間,精芒閃爍,懾人心魄。

  身后十幾個女子,有兩個中年女子,其余皆是少女,個個容貌不俗,雖算不上絕色,卻也清秀耐看。

  看到她們的氣勢,慕容家與王家的人讓開一條路,讓她們直趨至蕭月生跟前。

  “她們是什么人?”王語嫣抬頭瞧一眼,扭頭問蕭月生。

  蕭月生臉色沉下去,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靈!鷲!宮!”

  王語嫣想了起來,輕聲道:“是飛斧幫請來的援手?”

  “嗯。”蕭月生點頭。

  王語嫣原本矜持冷清,平常甚少說話,山莊里也沒什么人跟她說話,多是坐在瑯玉閣里,翻看武功秘芨,以便跟表哥有話說。

  這幾年來,她呆在瑯玉閣里最久,與李婆婆感情最深,蕭月生已然看出,故下手頗有分寸。

  而這一路上,與蕭月生相處日久,開始的憎惡褪去,卻覺跟他說話極是有趣。

  來無量山的路上,他們每天必到一處酒樓里,被周圍的人們盯著看,開始局促,后來習慣。

  蕭月生旁若無人,縱使出手也是面不改色,云淡風輕,甚至仍跟她說著話。

  于是,王語嫣不自覺的形成了一個習慣,不管旁邊有什么人,不必理會,跟他說自己的話便是。

  習慣形成,便成了下意識動作,絲毫未發覺慕容家與王家眾人的訝異目光。

  吉林.為您提供金庸世界里的道士無彈窗廣告免費全文閱讀,也可以txt全集下載到本地閱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金庸世界里的道士,金庸世界里的道士最新章節,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圣墟小說網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
九龙六合图库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