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第200章 拜訪

小說: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作者:蕭舒 更新時間:2016-12-22 14:24:59 源網站:圣墟小說網
?  金庸世界里的道士第200章拜訪梁思仁心中一驚。感覺到了他語毒中的森然點意,似是喘氣。真要殺了自己。

  對于蕭月生的辣手無情,他已經見識過了,前任掌門辛雙清,便是被他拿下的,毫不留情的逐出了無量劍派。

  想到此,他心中一驚,心思電轉。想著補救之道。

  他心中明白,這個時候,若是再硬氣,這個掛名的掌門絕不會再留情,定要維護自己的掌門威嚴的!

  眼珠了轉了轉,他將目光落在身邊的小師妹身上,緊盯著她,直勾勾的,像是在思索問題。

  小師妹如月也覺不妙,她不知掌門喚梁師兄過來究竟為了什么事,他忽然問罪,登時嚇住了她。

  “掌門!”如月忙不迭的跨前一步。急急道:“掌門容稟,梁師兄接觸神農幫的人,是為了咱們無量劍派的!”

  蕭月生瞇了瞇眼睛,搖搖頭。不以為然:“口說無憑,不管為了什么。你究竟是接觸了神農幫的人。私下里接觸,是不走出賣了本派的情報。究竟誰人曉得?!”

  如月臉色一下白了,她最怕的便是掌門如此說,這顯然是想把梁師兄往死路上逼呀!

  梁思仁心中一沉,隨即是豁了出去。騰的抬起頭,大聲道:“掌門手執大權,想殺小子,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蕭月生呵呵笑了笑,拿起茶盞。輕啜一口,搖頭道:“人雖有情,但門規無情!”無規矩不成方圓。梁思仁,我縱使想饒你,門規在上。卻是無可奈何!”

  “掌門”如月嚇得身子一顫,忙哀聲叫道。

  蕭月生搖了搖頭,笑瞇瞇看著梁思仁,卻是沒有多說,只是笑瞇瞇的看著他。看他臉上的神情變幻。

  梁思仁心中急轉,臉上神情變化多端,一會兒白,一會紅,一會兒青。一會兒黑,變化劇烈。

  他猛的一抬頭,昂然道:“是殺是剮,掌門吩咐便走了,在下皺一下眉毛,就不算好漢!”

  蕭月生笑道:“好,這樣的硬漢子才是我無量劍的弟子!”

  “掌門”如月忙叫道。

  梁思仁一昂頭,沉聲道:小師妹不必多說!,既然掌門心意已決。多說無用!”

  “梁師兄”如月轉頭,扯著梁思仁的衣袖,忙道:“快快給掌門陪罪罷,求掌門饒你一回,好不好?”

  她這般惶急,卻是一半兒裝出來的,為了更加打動人,心下卻不由的哀嘆,這頭老虎終于露出爪子來了。

  “小師妹,你不必多說”梁婦二昂著頭,絲毫不服軟,卻是忍不住望向方雪晴。

  見方雪晴黛眉輕蹙,瞥自己一眼。隨即轉過頭去,不再看自己,他忽然覺得傷心,忍不住黯然。

  蕭月生搖頭微笑,微瞇著眼睛,眼中偶爾清光閃過,打量著二人的心思,暗自微笑。

  這個梁思仁,雖然機靈卻不失硬氣,而這個如月,卻是狡詐非常,是一把好手,算是上聰慧。

  他心中思忖,暗自笑了笑,若不是自己有洞察人心之能,如何能發覺到這個如月的狡猾?

  通過這個梁思仁,卻能觀察得如月的機智,卻也是一件意外之喜,他心中暗自欣喜,得英才而御之。實是快事。

  蕭月生擺了擺手,看了幾眼如月。笑瞇瞇道:“好罷,法不外人情。既然如月這般求情,權且饒了你一命,回去罷,你可再與神農幫的接觸,這一次卻是我授權的!”

  “多謝掌門!多謝掌門!”如月忙不迭的致謝,秀美的臉上滿是驚喜與感激,這一次卻并非假裝。

  蕭月生瞥了瞥她,又看了看梁思仁,臉上露出一股莫名的笑意,搖了搖頭,擺擺手:“去罷。”

  如月被他古怪的目光一照,頓覺羞澀難言,忍不住秀臉一紅,忙不迭的推了一把梁思仁。

  梁思仁怔怔發呆,沒想到蕭月生劍揮得厲害,卻最終沒有落下來,卻歸入鞘中了。

  看剛才氣勢,掌門便是要殺了自己。他心下明白,自己便是一只雞。殺了自己,是為了給旁人提個醒兒。

  殺雞傲猴,他心中暗惱,卻是無奈。只覺自己倒霉,竟撞到他手上。怕是沒有活命的機會了。

  卻不曾想,柳暗花明,忽然自己撿得了一條命,沒有事兒了,一驚一喜,大驚大喜令他反應不及,怔在那里。

  “梁師兄!”如月見他發呆,忙輕呼一聲,扯一下他的袖子。

  她心下大是惱怒,這個時候。他怎么變成了呆頭鵝,呆呆的,萬一掌門改變了主意,可怎么得了!?

  “多謝掌門大量!”梁思仁反應過來,抱拳鄭重一禮。

  看他退了下去,蕭月生對如月笑了笑:“現在你可是放心了?!”

  “掌門”如月羞澀難言。卻是感覺有了幾分親近。

  她反應極快,靈覺敏銳,現在隱隱覺得,掌門本就沒有殺人之意,只是嚇一嚇,逗自己玩兒的。

  不過,網才的情形,她一想起來,仍覺心有余悸,萬一他并非開玩笑,玩真的,那梁師父的命運可是懸得很!

  想到此,她心中再發,抬頭瞧著蕭月生。隱隱有了畏懼戶意,卻是明白。羔日。他再想翻臉,卻是易如反掌。

  心下有了這層畏懼,她再也不敢耍小聰明,老老實實,服服帖帖,輕聲道:“掌門有何吩咐,如月不敢有違。”

  蕭月生擺擺手,笑道:“不必如此客氣,你還是帶著咱們去神農幫去瞧瞧,探一探虛實罷!”

  “是,掌門!”如月忙不迭的應道。

  這一次,她卻沒有再說解毒丹之事,知道掌門心中篤定,定是有了什么別的法子,不必解毒丹。

  “那咱們走罷!”蕭月生起身。放下了茶盞,笑瞇瞇的道。

  “掌門請!”如月轉身延請,動作優雅曼妙,跟在蕭月生身邊,與方雪晴并肩走在一走。

  方雪晴抿嘴輕笑,搖了搖頭,看了出來,這位如月好像是隱隱對那位梁思仁有幾分意思。

  但看起來,這個梁思仁對如月卻沒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不像是兒女之情,更像是兄妹之情。

  她暗自有幾分擔心,這般情形。可是不妙,萬一哪一天爆發出來,卻是會傷害不小。

  她黛眉輕蹙,想了想,與其將來如此,不如讓如月分心,不再喜歡這個梁思仁,如何才能分心,不再喜歡了呢?

  她隨即一想,暗中打了響指,卻是有了個主意。

  這個主意,她起了個名字,叫做美人計,是想讓梁思仁在如月跟前出丑,而看如月的情形,對梁思仁只是有朦朧的好感,并不深切。

  這樣的情感,最是美好,卻也最為脆弱,稍一做梗,作足以令這般脆弱的感情煙消云散。

  邊想著壞主意,方雪晴一邊跟著蕭月生,抿嘴微笑,看了一眼如月。搖了搖頭,那個梁思仁,實在沒有什么好的。

  不過,若真的那般做,那她可就恨死了自己,這個小姑娘公子頗是重視,看起來會被重用。

  若是惹得她仇恨,卻不是一件妙事。為這個梁思仁如此,實在不值當的,只是可惜了如月這個小丫頭。

  大理城正午的大理城,熙熙攘攘,熱鬧非凡,各種叫賣聲不絕于耳,街上飄蕩著悠悠的茶花香。

  大理城的茶花,處處可見,每家每戶都有茶花,而且家家戶戶種得都很好,好像都是種花的好手。

  本來是喜歡,然后是養的時間久了,自然熟能生巧,再者,他們大多數養的茶花,本不是什么名貴品種。自然的沒有那般的脆弱,隨意的養著,只要知道其性情,也不難養。

  茶花香中,大理城的西南角。有一座大院,人來人往,進進出出,頗是熱鬧,正門額匾上寫著三個字:“神農幫”

  原本,神農幫并沒有這么多的人,而且,先前的神農幫被無量劍東宗滅了派,好像是無量劍東宗的掌門蕭觀瀾手筆。

  自那之后,這座大院便荒蕪起來。再也沒有人居住,并非這里太貴。也不是因為無主之地,無法買賣,而是那里死得太多了人,煞氣太濃。無人敢居住。

  前一眸子,這間院子忽然住了人,很是熱鬧,隨后,神農幫重新成立,新任幫主司空妙,乃是一個妙齡女子,美貌如花。

  更重要的是,這個美貌女子還是斤小神醫,妙手回春,竟是沒有救不活的,不管多重的病,只要抬到這里來,總有法子把人救活。

  雖然,有些人的壽命有限,即使救活了,回家之后死去,但生死,由命,富貴在天,怨不得醫生。

  如此一來,她的名氣越來越大。好像掩住了大理皇家的御醫,況且御醫難能見到,畢竟是皇家。

  神醫之名,越傳越廣,每天都有人來神農幫求醫,請她救命,而且。人越來越多,每天的人量都在增長。

  而司空妙幫主菩薩心腸,不管有多少人,總是要診治完了,每天所有的時間都在替人看病,幫人治療。

  此時,司空妙幫主之美名,不僅是大理城,更是遠飄大理城外,好像整個大理都漸漸曉得。

  不過,這位司空妙幫主也并非什么人都治。有兩不治,一是為非作歹者不治,二是無量劍派的人不治。

  這兩不治,大理境內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人們聞聽,便知道了神農幫與無量劍的糾葛。

  多數人都站在神農幫的立場上,神農幫的前幫主司空玄乃是司空妙幫主的兄長,被無量劍的人殺了,不治自己的殺兄仇人,無可厚非,若是醫治了,才是有鬼呢!

  這般情形之下,司空妙的名氣越來越響,人稱妙手仙子,得到了整個大理城內的擁戴。

  而且,這位司空妙幫主為人溫柔,知禮,來請她治病,她像是溫柔的姐姐一般,以禮相待,從不冷顏相向。

  如此一來,更讓這些病人感恩戴德,以為是觀世音菩薩再世,有的甚妻擺了她的長生牌位,日夜供奉。

  每天,司空妙都要治一天的病人,來來往往,不下五十人,如此一來。沒用多久,數千人已經被她治好。

  這些人來自大理南北,東西。遍布各地,然后散播出去她的名聲,的到了很多人的擁戴,贊嘆。

  個小小的神農幫,如今卻是威名赫赫,大理境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個個都要豎起大拇指,贊嘆一聲仁義。

  而無量劍,人們卻也沒有指責。因為無量劍的掌門蕭觀瀾,殺了四大惡人其二,又滅了西夏一品堂的人,既做了好事,又漲了大理武林的威風。

  如此一來,卻是兩方各有擁戴者,只是他們因為前任的神農幫幫主司空玄,有了大仇,卻是令人撫腕。

  很多人猜測他們最終會如何。很多人支持蕭月生殺司空玄,因為先前的神農幫,善使毒物,造了不少的孽。

  但如今新的神農幫卻大異以往。只是名字相同,卻是另外一個幫無異,他們助人為樂,仁義之極,根本不像是一個幫派。

  每天,神農幫的人都在幫主司空妙的指揮下,幫忙照顧前來診治的病人,出力甚多,甚是和氣,根本看不出兇神惡煞的武林氣息。

  這令所有來看病的人大為贊嘆。感激,順帶著,神農幫的名氣也扭轉過來,人人贊嘆,稱為仁義之幫。

  這一日,大理城來了三個人。都騎著馬,一個青衫男子,年紀約有二十,仔細看,又像是三十,兩撇黑亮的小胡子,透出一股成熟的氣息。瀟灑飄逸,雖然相貌平常,卻氣質不俗。

  他的身后,兩個女子,一個秀美動人,明眸善睞,看著可親,忍不住想上前搭訕攀談。

  另一個女子,卻是面如白玉,五官絕美,精致絕倫,越看越覺其美,深陷其中難以自拔,比先前的女子美了幾籌。

  這三人自然便是蕭月生與方雪晴,如月他們。

  方雪晴騎著馬,懶洋洋的坐在馬鞍上,轉頭抿嘴笑:“公子,既然來了大理,是不是去段公子那里瞧一瞧?”

  蕭月生也是懶洋洋的坐著,搖了搖頭:“嗯,看完神農幫再說罷。說不定段兄弟不在家。”

  “好罷。”方雪晴輕輕點頭。

  他們沒有騎著猛虎,卻是蕭月生將它放回無量山上,讓它在山中得到自由,這一次跟著如月一起來尋神農幫,沒有召它一起。

  “掌門,哪一位段公子?。如月好奇的問。

  她對蕭月生雖然敬畏,但在表面上卻仍舊活潑,該問什么問什么,落落大方,收起了先前的怯怯表情。

  她畏懼于蕭月生的精明,不敢再在他跟前耍小聰明,那些小花招也收了起來,不敢再弄鬧。

  方雪晴笑道:“公子有一位好朋友。是大理鎮南王的世子,名叫段譽,你可曾聽說過?”

  如月想了想,輕輕點頭:“段世子嘛,我是聽說過的,他可是許多女子的白馬王子呢!”

  方雪蜻笑著點頭:“不錯,段公子英俊瀟灑,確實不凡,再加之身世動人,很難有女子能拒絕。”

  若是嫁給段譽,將來便成為王妃,甚至皇后,因為如今的皇帝沒有子嗣,段譽會成為皇帝。

  這些事情,大理城內的市民們早就算得一清二楚,對于段譽可是虎視曉眈,恨不得搶做女婿。

  “好像段世子不會武功呀。”如月皺眉想了想。

  方雪猜抿嘴輕笑:“嘻嘻,不會武功?!”段公子的武功可是厲害得緊,我可打他不過!”

  “真的么?”如月笑問,搖了搖頭。

  方雪晴輕哼一聲:“你是不是不信?!”段公子練的是六脈神劍,威力無窮,不信,你問問公子!”

  如月轉頭望向蕭月生,似是想跟他證實,方雪晴是不是說謊,段公子竟然會武功,真是大消息!

  “如月,你可曉是六脈神劍?”方雪晴見她一臉興奮,搖了搖頭,抿嘴笑問道。

  如月一怔,沉吟一下,搖了搖頭:“六脈神劍,我見識淺薄,卻是沒有聽說過,是不是威力很強的劍法?”

  “六脈神劍可是號稱天下第一劍的!”方雪晴笑了笑,看了一眼蕭月生,見他神色從容,才松了口氣,免得被公子說炫耀。

  她明眸一掃,看看來來往往的人。見他們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流連,也不在意,只當作沒有。

  “夭下第一劍?”如月一聽,頓時有些興奮。

  天下第一劍,這可不是尋常的劍法,而且,自己也未曾聽說過,這惹起了她極大的興趣。

  雖然心底下,她頗不服氣方雪晴。覺得她只是生得漂亮一點兒,論及智慧,遠不及自己。

  但通過幾次的交鋒,兩人明槍暗箭,心思轉動,已是暗中交鋒了數次。卻是一次也沒有占到便宜。

  這令她夫是無奈,只能搖頭嘆息,師父說得不錯,世上果然是一山更有一讓高,人外還有人,不能驕傲。

  方雪猜明眸帶著笑意,輕瞥她一眼,淡淡道:“這乃是大理天龍寺的鎮寺絕學,號稱天下第一劍。但想要修煉成功,卻是艱難無比,數百年一直沒有人練成,很少有人還記得!”

  “很難修煉的功夫,若是煉成了。想必威力極強的!”如月明眸閃閃,放著興奮的光芒,急忙說道。

  方雪晴輕輕點頭:“你說得有道理!”這六脈神劍若是練成,可走了不得,安并不是真正的劍法。而是劍氣!”

  “劍氣?!”如月更加的興奮,睜大明眸,急急問道。

  蕭月生搖了搖頭,橫了方雪晴一眼。卻沒有阻攔。

  方雪猜見狀,放下心來,抿嘴笑道:“這套六脈神刻,除了大理段氏。卻是沒有人能練!”因為需要段氏一陽指為根基,待功力深厚了。才能修煉六脈神劍,以手指發出劍氣,以劍氣傷敵,無形有質,戚力宏大之極我可是領教過!”

  “方姑娘,你可能抵得住六脈神劍?”如月忙笑問。

  方雪晴搖了搖頭:“抵不住!”即使抵住了,也是堪堪而已,只用忱啃之力,沒有還手之功。”

  “方姑娘你也抵不住,那這套六脈神劍果然是不凡的!”如月緩緩點頭,明眸亮光閃閃,一臉的神往。

  方雪晴抿嘴輕笑一聲,瞥向蕭月生,輕聲道:“如月,你若想見識一下六脈神劍。卻也并不難!”

  “真的么?!”如月一怔,急忙問。

  方雪猜輕抿嘴,望向蕭月生,輕笑道:“因為公子爺就精通六脈神劍。使起來比段公子正厲害!”

  如月登時瞪大了眼睛,明眸閃閃,訝然望向蕭月生,她并不曉得蕭月生的武功究竟是什么,只以為是無量劍派的武功。

  “掌門,你竟也會使六脈神劍?!”如月驚嘆道,滿心的羨慕,還覺得難以置信,掌門竟然會使天下第一劍。

  “嗯。我會使。”蕭月生笑了笑,點了點頭。

  如月明眸轉了轉,沉吟片玄。抬頭問:“方姑娘不是說,唯有大理段氏的人才能修煉一陽指,會了一陽指才能修煉六脈神劍么?”

  蕭月生微微點頭:“我跟段兄弟交好,有幸學得了大理段氏一陽指。然后修煉六脈神劍。”

  “掌門竟能修煉大理一陽指,真是令人羨慕呢!”如月贊嘆不已,似是看珍稀動物一般的看蕭月生。

  蕭月生搖頭笑了笑,看了她一眼:“我先前創了一門劍法,名叫無量絕劍,你師父已經學了,將來會傳與你們”若能練好這套劍法。雖不能稱霸武林,卻也足以自保!”

  “是,掌門!”如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知道是看透了自己的心思,暗自凜然掌門的目光之銳利。

  “走,咱們去神農幫!”蕭月生伸手一指。

  如月心下想著六脈神劍,輕輕一扣馬腹,拉起韁繩,朝著一個方向行去,慢悠悠的免得撞上行人。

  雖然有馬走在路上,街上人們絲毫不怕,在他們周圍走來走去,好像不怕馬撞著自己。

  會兒功夫,他們來到大理城西南,一座大院前,卻見大院敞開門。來來往往的有人進出。

  院門兩旁各站有四個大漢,身形魁梧結實,有一個滿臉的橫肉,兇惡厲害,看著嚇人。

  另三個大漢卻和善一些,臉上擠著笑容,看上去頗為隨和,未讓人覺得望而卻步,他們與來來往往的人打著招呼,甚是熟絡。

  當看到蕭月生三人靠近,一個大漢過來,抱拳一禮,親切的道:

  “這位兄臺。可是來看病?”

  蕭月生笑了笑,掃了周甩一眼。點點頭:“我想見一見司空幫主,可能見到?”

  說著話,他擺了擺手。

  方雪晴頓時上前一步,自懷里掏出一只帖子,遞到大漢跟前,神情嚴肅:“無量劍掌門前來拜會司空幫主!”

  “無量劍?!”大漢沉吟一句,忽然臉色大變,猛的退后一步,手按劍柄,“叮嚼”一聳響,長劍出鞘。

  劍光寒冷,森森泛亮,映亮了大漢的臉龐,身后三個大漢猛的踏前。兩柄長刀與一柄長劍同時出鞘。

  他們不多問,只是上前,將先前的大漢護在其中,虎視眈眈的瞪著蕭月生,隨即問大漢究竟。

  “你是無量劍的掌門蕭觀瀾?!”先前的大漢橫劍于胸前,冷冷問道,雙眼精芒閃爍。

  蕭月生點點頭:“在下蕭觀瀾,前來拜會司空幫主,這便是司空幫主的待客之道么?”

  方雪晴上前一步,重重一哼:“見不見我家公子,該由你們幫主決定。你們不配跟我家公子說話!”

  說罷,擋在蕭月生跟前,屈指一彈手上帖子,悠悠飄了過去,明眸變得冰冷如鐵,森森的望著四個大漢。

  她的明眸奇異。此時明亮異常,仿佛是變成了實質的寶劍,直刺到四個人的眼底,令他們不由自主的一寒。

  先前的大漢稍一遲疑,伸出手。接過了悠悠飄過來的帖子,他迅速自懷里掏出一只鹿皮手套戴上,然后翻開拜帖,看了一眼。

  他看了兩眼,稍一遲疑之后。還是收了起來,沉聲道:“等著,我去送給幫主!”

  說罷,轉卓便走,腳下輕捷,轉眼功夫鉆進了大門內,不見了蹤影。旁邊一些人圍著,想看熱鬧。

  他們議論紛紛,不知道蕭月生三人做什么,怎么與神農幫的人起了沖突。神農幫的人仁義,一定是這三個家伙理虧,做了什么不對的事,否則,哪能讓和氣的他們這般嚴肅。

  蕭月生與方雪晴對視一眼,搖頭笑了笑,渾不在意,殺得人多了,對這些也遲鈍一些。

  如月則緊盯著周圍諸人,恨他們亂嚼舌頭,胡亂猜測,根本不知對與錯,不講是非。

  很快,人群分開一道縫,自動的分開,像是一刀劈開了木頭一般,中間形成一條通道。

  自通道中走出三個人來,一個在前,卻是白衣飄飄的妙齡女子,美貌如花,不如方雪晴,與如月相差不多。

  但她明眸清澈,五官溫柔,像是水一般的溫柔,楚楚動人,令人一見便心生憐惜之情,忍不住想小心呵護。

  她身后兩人,一個是方才進去的大漢,另一個卻是青年公子,約有二十余歲,英俊過人,五官俊朗。輪廓深淺分明,線條堅硬如大理石,透著一股獨特的魅力。

  如此英俊而有性格的男人,并不多見,就像是方雪晴一般的美貌世上也不多見一樣。

  方雪晴喃喃低語一聲:“公子。這位司空幫主還有護花使者呢。

  可得小心了呀!”

  蕭月生笑著點了點頭,卻沒有多看,只是望了一眼,便轉向當中的白衣女子,想必便是司空妙。

  他上前兩步,抱拳微笑:“司空幫主,在下蕭觀瀾,特來拜望!”

  司空妙停下步子,明眸在他身上打了個轉,楚楚動人,溫柔動人的臉龐卻沒有什么表情,甚是冷淡,冷冷道:“你來了,可有什么事,是的了什么疑難之病癥?”

  蕭月生搖頭笑道:“我健康得很。不需醫治,只是想與司空幫主聊一聊,如何?”

  司空妙站在原地,亭亭玉立,站在那里自然有一股風致流露出來,似是一朵荷花般純潔。

  她明眸轉了轉,淡淡看著蕭月生:“我跟你沒有什么可聊的!,還有病人等著,還是請回罷!”

  “那咱們之間的恩怨,可是一筆勾銷?”蕭月生笑了笑。

  “你就是那姓蕭的罷?”司空妙身邊的青年站了出來,伸手一指蕭月生,臉色冷厲。

  方雪晴明眸一瞇,輕哼一聲。聲音雖然輕微,但聽在耳邊,卻如心跳慢了一拍,停住了跳動。

  她最見不得旁人對蕭月生不敬。宛如被踩了尾巴的小貓,火氣騰的一下就沖了上來,冷冷盯著那青年。

  青年一怔,沒想到被方雪晴如此盯著,想要發火,但見到方雪晴如此絕美,卻是有火發不出。

  方雪晴容顏絕美,又是姿態如冰雪,司空妙在她跟前,有些黯然失色。似乎星星遇到皓月。

  “你是什么人,如此跟我家公子說話?!”方雪晴輕哼一聲,微瞇著明眸看著青年,神情冰冷。

  青年咕嘟咽了一下唾沫,聲音干澀。道:“在下程方圓,不知姑娘芳名可否見告?”

  “我是公子的小丫頭。”方雪猜輕哼道,轉頭望向蕭月生:“公子。要殺還是留他一條命?”

  蕭月生沉吟片刻,緩緩道:“教一通便走了!”

  “是,公子!”方雪晴嬌聲應道,轉過身來,對青年男子招了招手,輕哼道:“過來罷,我好好教一下你,也讓你明白什么是禮貌!”

  青年訝然的望著她,有些不解,又望了望蕭月生,卻見蕭月生微微含笑,隱隱透出憐憫。

  “好,既然如此,就請賜教!”青年男子稍一猶豫,馬上昂然點頭,大步流星走出來。

  他明白,若是想折服女人,不僅是有英俊的相貌,更要有過人的實力,武功強橫,也足以令女人傾心。

  蕭月生退后一步,任由方雪晴出面,如月訝然的看一眼他,頗是不明白,這時候,不正是表現男人強大的一面么?

  跟如月一般想法的,周圍還有很多人,雖然他們擁護司空妙,但此時,卻是不約而同的站在了方雪晴一方。

  那男人太過英俊了,而方雪晴太過美麗了,他們自然對這個青年男子產生一絲敵意,恨不得方雪晴好好教刮一下他。

  “姑娘,請罷!”青年男子抱拳,緩緩拔劍出鞘,橫在身前,腳下不丁不八,身形穩穩而立。

  這般一站,便顯出幾分不凡來。似是一座山岳停在眾人跟前,氣勢渾厚,與一座的氣息相似。

  “請!”方雪晴空著雙手。宛如兩塊羊脂白玉所雕刻,精致美麗。令人心動,看得難以自拔。

  “姑娘不用劍?”青年男子皺了皺眉,盯著方雪晴腰間的碧月劍。

  方雪睛搖了搖頭,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對付你,怕是還不用拔劍。你就動手罷!”

  青年臉色一沉,惱怒異常,被這般美貌女子看不起,實是一件奇恥大辱,是可忍孰不可忍,長劍一遞,直刺過來。

  這一劍瞬息即至,奇快無比,網一動作,已到了方雪晴的跟前,正中她光滑瑩白的脖頸。

  方雪晴腳下一滑,倏的一蕩,宛如荷花在水面一蕩,隨即飄出一段兒。恰好避過了這一劍。

  隨即,那男子踏前一步,身隨劍走。長劍一折,方向轉變,再次刺向方雪晴的身子,速度更快,仿佛在先前的速度上又增一截兒。

  方雪晴腳下一滑,再次一蕩,又避了開去,雖然此劍奇快,卻快不過她的步法,施展的正是凌波微步。

  凌波微步,奇妙異常,這男子的劍法凌厲,招式奇快,但是在凌波微步之下,卻是討不了好去。

  轉眼之間,十余招已經過去。這男子一劍快似一劍,越來越快,似乎每一劍都在前面一劍的基礎上增加速度。

  劍快似一劍,到了后來,但見銀光一閃,已到了方雪晴跟前,馬上便要刺中,這個時候,往往方雪晴一折,再次避開,堪堪避開劍尖,驚險之極,令人忍不住輕呼。

  轉眼的功夫,又是十招過去,蕭月生雙眼清光偶爾一閃,卻是明白。方雪晴這是在給自己顯示他的劍法。知道自己正研究百家創法。

  否則,她僅是兩三招便足以解決掉這個青年。

  股沒想到還是完成了,佩服一下自己。

  吉林.為您提供金庸世界里的道士無彈窗廣告免費全文閱讀,也可以txt全集下載到本地閱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金庸世界里的道士,金庸世界里的道士最新章節,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圣墟小說網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
九龙六合图库大全